荣耀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990章 逃了逃了

“又是因为迷藏灭世,所以那一处界垒也扩大了?”

“是的。但千红夫人的本尊力量强大,还是过不来。”这种秘辛也只有弥留才知,“她放进人间的,只是分身。但分身也有寿命,可为你所用。”

燕三郎没有被这喜讯冲昏头脑,只是更加冷静:“拿什么跟她对赌?”

“你最珍贵之物。”弥留答道,“她自有办法找出,不用想蒙混过关。”

它罕见地给出一个建议:“你最好做足准备再去。”

燕三郎点头。

再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天文地理历史无所不问了,甚至修行上的许多疑问,燕三郎也一并托出。

十个时辰的时间听起来很多,其实他的问题也近乎无穷无尽,毕竟这些天倒床也是无事可做,除了调息之外都用来琢磨问题了。

一句话概括,就是燕三郎直到最后一刻都觉得意犹未尽!

时辰到,汪铭直立刻站起,一息也不想多待。他早就说得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行了,我们两清了。”

说罢,他看了千岁一眼,推门出去了。

那眼神淡漠中还有些怨懑。

千岁“切”了一声:“出了桃源,后会无期最好。”

她心知肚明,汪铭直还为她打碎沙漏下杯之事耿耿于怀。

她凑近燕时初:“问了十个时辰,心满意足了?”这小子的提问跟连珠似地,看得出早有预谋,有些连弥留都答不上来。

“尚可。”弥留的回答也是干货满满,少年轻叹一声,“早知如此,我该要求二十个时辰的。”

“你莫不是以为弥留之地不会讲价?”千岁好笑,一边伸手去解他衣襟,“让我检查下。”

她的动作永远这么猴急,仿佛不是解衣服而是拆礼物,再配上无限期盼的眼神,就好像要把他囫囵吞下肚——燕三郎费好大劲儿,才能忍住不去拨开她的手。

千岁笑眯眯地扒拉开他的上衣,在他肌理分明的胸膛上轻戳几下:“不错,再有几天可以下地慢走,但还是不能提动重物。”毕竟伤在胸上,他的腿骨还完好无损。

她就喜欢看这小子脸上的不自在,好玩!

“六天。”少年每次都要刻意忽略她指尖的微凉,那总能引起他心底奇怪的颤栗。

六天后,他就要离开桃源。

“那么这味聚气丹就该加量了。”千岁替他换药,动作麻利,“接下来几天可能有些儿痒。”

他气血充足、真力充沛、筋骨强健,所以恢复得特别快。哎,年轻的身体真是好啊。

燕三郎知道,她说“有些”的意思就是“特别”。伤口痊愈过程中,难免会有痒意。她用的药重,这种感觉也同样会加重。

换了别人,大概疯狂地想伸手挠个痛快,但他眼都不眨:“好。”

她用木板重新替他固定,指尖蘸的一点药物,直接抹在他胸肌上,还不忘来回抚了两把。

手感挺好的呀。

“喂,你说——”她拖长了声音,纤指顺便在他左腰画了两个圈,并且满意地觉出他肌肉突然绷紧。

燕三郎赶紧打断她:“风很凉。”

言下之意,别让他着凉了。这毕竟还是个病人,千岁悻悻替他合上衣襟,拖过薄被盖好。臭小子其实说得没错,这几天入秋,气温骤降,尤其太阳下山以后山风四起,一阵凉过一阵。

又是一年秋来到,日子过得好快。

这时,院外有人轻轻叩门,侍女来送夜宵了。

燕三郎自返回城主府当日起就服用辟谷丹,除了几枚树莓之外不进鲜食,连水也少喝。丹方经贺小鸢改进,药力温和、营养全面,可补气血、增给养,甚至味道还带着甘甜。这丹药就很适合卧床不起的病人服用,免去如厕之苦。

所以夜宵都是供应千岁的。这是她在春明城和盛邑养成的习惯,轻易不能改。

侍女提着个食盒站在院子外头,红衣女郎刚要喊她进门,灵敏的听觉忽然逮到一点动静:

西南百丈外,同在城主府里,有人大呼:“俘虏跑了,快拦下!”

“拦住他,他往东边去了!”

俘虏?眼下城主府的俘虏只有一个:迷藏幽魂。

千岁皱眉,对侍女说了声:“不吃了,拿回去。”而后把门一关,快速折返屋内。

那呼声由远及近,甚至杂乱的脚步声也传了过来,显然追缉逃犯的侍卫不止一两个。

燕三郎闻声睁开了眼:“幽魂跑了?”

“吴陵和他手下成天吹牛,以为自己牛气哄哄。”千岁嗤之以鼻,“结果连个俘虏都看不牢!”

“那天问话之后,俘虏就被转移去阁楼了。”可关键是,“他能挣开定魂针么?”

这宝贝固定神魂牢靠得很,他们试过多回,没出过岔子。

“不好说,谁知道他的天赋是什么。”千岁皱眉,这些迷藏幽魂的天赋稀奇古怪,有些简直匪夷所思,不能用人间的常理去推断,“他替海神使挡去天罗网,我们才逮住他。他从未施展过自己的天赋。”

就这样过了几十息,外头的脚步声反倒是越来越多了。千岁甚至听见七八人从院子旁边跑过的动静。

再听呼喝,竟然是往这里来了,因为有侍卫大叫:“西厢院,他去了西厢院!”

西厢院离这儿就不远了,巨鹰养在那处,燕三郎前几天还走过去。

千岁嘀咕一句:“没用的东西!”

燕三郎目光微动:“今天府中都有谁在?”

“没了,吴城主找那些老部下吃酒去了。”千岁目光飘向窗外,“散伙在即,好像只有一个霍东进在府职守。”

以后就要各分东西,得胜王和老伙计们相聚的时间不多了。

“霍东进不以修为见长,以府中力量,恐怕抓不到逃犯。”燕三郎抬手往窗外一指,“去吧。”

“你怎么办?”千岁目光游移,心是早飞到外边儿了。这几个晚上哪儿都不能去,她在城主府早就呆腻。

“你快去快回便好。”燕三郎正色道,“这人性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