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这个明星太疯狂 > 第十九章你中邪了

从毕亚清一到作曲部,这边的动静就不小。

雌虎发威,还打翻了整个作曲部的人。

更何况,唐堂问毕亚清的那些话,他还故意放大了声音。

所以,整个作曲部上午最热闹的事情,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此刻,见毕亚清神神叨叨地离开了。

这让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她这是怎么了?”

“她该不会是傻了吧?”

“我的天呐,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成神经病了呢?”

“邪门,太邪门了!”

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但心中多少还是解气的。

毕竟,人家一来就兴师问罪,给谁都没好脸色。

大家又不贱,喜欢无缘无故被挨骂!

“丽仪姐,你怎么了?”

唐堂看着旁边的沈丽仪,还一直哆哆嗦嗦的。

起身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她这才慢慢缓过劲来。

刚一恢复,沈丽仪便抓起电话拨了出去。

说完情况听到对方的答复,她又惊道:“什么,你们已经知道了,好的,再见!”

唐堂倒是不太担心。

毕竟,这效果只有十分钟,再过一会儿,她就能恢复正常了。

……

……

出了作曲部的毕亚清,一路迷迷糊糊,嘀嘀咕咕地四处转着。

一会儿出现在这里,一会儿又到了那里。

她总觉得有事情要办,可又不知道要去办什么事儿,只能凭本能地走着。

而且遇到感觉很熟悉的人,便问人家:“我是谁?”

她在公司还是有些地位的,至少音乐项目这边,是这样的。

人家虽然客气,可这问题问得也太奇怪了。

赶紧关心道:“清姐,您这是怎么了?”

“我不是毕姐吗,怎么又成了清姐?”

随后,不等人家反应,她又走了。

这模样,不少人都看到了,可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后,毕亚清兜兜转转,来到九楼的一间房门外,她的潜意识告诉她,得敲这扇门,得进去。

“咚咚咚!”

这个房间,是潘雨柔单独的休息室。

此刻她正躺在沙发上,吃着零售,刷着平板,好不惬意。

她知道,自己跟经纪人合计的计划,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而且经过这么一闹,公司为了留住自己,说不定还会有些额外的资源作为补偿。

毕竟,以她现在的咖位,如果放出风去想跳槽,那指定会有接盘侠出现,而且还不止一家。

哪怕就是公司对自己有意见,事后她也可以说是经纪人自作主张搞出来的事,自己完全不知情。

所以,她很放松,这不,刚好刷到一条搞笑视频,看得她忍不住咯咯直笑。

听见有人敲门,潘雨柔抱着平板出去开门,见来人是毕亚清。

“清姐,怎么样?”刚关上门,潘雨柔便问道。

毕亚清回到潘雨柔的房间,时间也刚好到了十分钟。

她好似如大梦初醒般,恢复了自己的全部记忆,但脑子还有些恍惚。

“清姐,你怎么了?”潘雨柔很疑惑。

“啊,哦,没事。”

“那这事怎么样了?”

“这事,这事,咦,这事怎么样了?”

潘雨柔一翻白眼,您这是问谁呢?

毕亚清也傻眼了。

同时在脑中飞快地梳理自己的记忆。

自己先是在这个房间跟潘雨柔合计完,然后她直接杀到了制作部,噼里啪啦说完,又冲到了作曲部,对着沈丽仪又是一顿噼里啪啦,然后就见到了那个叫唐堂的作曲,再然后正准备带唐堂和沈丽仪来跟潘雨柔道歉。

再然后,再然后啥情况来着?

“我是怎么回到这里来的?”

“或者说我到底出没出去过?”

毕亚清看着潘雨柔,迟疑地问道:“我刚才出去过吗?”

“你当然出去过啦,这不刚回来吗?”

“妈呀!”

毕亚清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

“见鬼了,见鬼了!”毕亚清嘀咕道。

随后,她哆哆嗦嗦地将自己半猜半想的经过,告诉了潘雨柔,同样把她也吓了一跳。

这事潘雨柔不好出面,还是毕亚清自己走出了房间。

开始四处找人,旁敲侧击地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越问,她的脸色越白。

最后,疑神疑鬼地来到了作曲部,脸上早没了刚才的嚣张。

唐堂心中了然。

见她进了沈丽仪的办公室,他自己也跟着进去了。

沈丽仪说不清楚,唐堂当即便以最高的热情配合了她的调查。

而且没管她问得委婉,直接描述起来。

内容包含但不限于。

“你的目光呆滞!”

“你走路的步伐像是打摆子一样!”

“哦,不对,好像是疯子。”

“你嘴巴里嘀嘀咕咕的,咦,流口水了没有?”

“哦,对,流了,我看到了。”

“那就是流着口水,什么也不记得了,还不断问自己是谁,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干嘛。”

“最后,我原本想跟着你去向潘老师道歉来着,可你又扔下我自己走了。”

“太吓人了,丽仪姐都被你吓到了。”

“有问题,肯定是有问题!”

“太诡异了,跟我老家那些中邪的人很像。”

“中邪”这两个字,唐堂说得很有感情,着重地强调突出了一下。

听得毕亚清嘴唇都哆嗦了几下,手上的佛珠一直拈得飞快。

此刻,她哪里还顾得上唐堂的语气礼不礼貌,尊不尊重。

最后没等唐堂说完,她就满头冷汗地走了。

随后的几天,不少小道消息传出来。

比如,毕亚清得了间歇性精神病。

比如,潘雨柔特意接了港城那边的一场商演。

比如,潘雨柔和毕亚清休假,去国外旅游了。

总之,再也没有人提,让唐堂去跟潘雨柔道歉的事情。

最后,作曲部部长沈丽仪换了一间办公室。

时间就在5月31日,听说这最后一天是吉日,找大师算过的。

呃,还是唐堂帮忙搬的。

谁让他天天看书呢。

这都不带遮掩一下的,随便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很闲。

闲得很。

把公司当成了图书馆似的。

搬完了其他大件,唐堂最后捧着一尊金黄色的貔貅。

“丽仪姐,这貔貅是金的吗?”

“镀金的,里面其实是铜的。”

“放哪儿?”

“左边青龙位。”

“哦。”

“哎呀,头部要朝外,移过去一点,对,别冲着门。”

“想不到丽仪姐对风水还这么在行呀?”

“没有,我前天去请貔貅时,大师教我的。”

“这貔貅主要是招财吧?”

“呃,财也招,主要还是辟邪!”

唐堂:“……”

辟谁?

谁是邪?

提前阅读最新章节——>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