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上神徒弟是病娇 > 第267章 找个替死鬼

菽离见她似有答案,只好轻声问道:“你是不是就想到了什么?”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得先帮落羽控制住伤势。”

“可……”

可落羽的伤势毫无章法,甚至摸不清到底为何而伤,所以根本无从下手。

崖香看着落羽的脸,突然觉得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否则怎么会突然知道逼出女娲石的法子,甚至还去为她受这个伤?

但不管他一开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终归他为自己挡下了这一切,她还是心存感激的,所以他的伤一定得想办法治好。

玉狐试了许久,还是查不出落羽这算是什么伤,所以他只能站起身来:“我也没有法子,要不你用女娲石试试?”

“这女娲石有问题,最好还是别用。”菽离出声道。

“那也不能就看着落羽就这样被伤给耗死吧?”

“肯定不能。”菽离担心着长言的魂魄,转头看向崖香:“现在该当如何?”

“还有一个办法。”

“是什么?”

“用血族的禁术。”

菽离想了想觉得不妥:“之前你和碧落都承受过反噬,如果再用禁术,后果不堪设想。”

“那倒也不必担心,我自会找人承受这个后果。”

“你不会要让我来承担这个反噬吧?”玉狐紧紧地抱住自己,一脸警惕地看着她。

“你们照顾好他,我去去就回。”

崖香走出殿外,目光沉沉地看着偏角暗处说了一句:“去寻二位无常大人来见本尊。”

“是。”一个半人高的小鬼屈了屈身,转身隐入一片黑暗之中。

而她却直接幻身到了魔界,直接出现在魔君殿中。

因为沙华已经不在,所以这魔君殿内无人主理,俨然一片颓势。

抬步走向后殿,她一眼就看见了躺在石床上的菘蓝,看来他恢复得还不错,脸色已经有了好转。

菘蓝听见声响正要睁开眼睛时,就感觉脑子里“轰”地一声,顿时失去了意识。

崖香一脸寒冰地看着他,右手食指的红线直接刺入他的眉心处,想要动用伏羲之力探索他的记忆。

不过一会儿便已经找到了菘蓝曾经动用血族禁术的那一部分,暗自记下法子后,她抬手将红线抽了出来。

看着石床上的他,她突然想到了上古时期那个风神,与以前相比,现在的他倒是性格好了许多,只是可惜还是与她走上了陌路,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心中终是不忍,她还是出手替他缓和了伤势,在他即将睁眼之时悄然离去。

从石床上爬起来的菘蓝看着空荡荡的大殿,摸了摸自己的眉心:“难道她来过?”

刚一想到她,心里又开始冒出莫名的恨意,那种直入骨髓的嫉恨让他握紧了拳头:“下次再遇见,我必定不会放过你。”

崖香站在人界的一处荒岛上,看着躲在一颗树下的黑白无常:“你们怎么怕起了阳光?”

“我们可是鬼身,哪能不怕的?”白无常翻了个白眼道:“你这么急叫我们来有什么事。”

“同我去杀几个人。”

“杀……人?我们只负责捉鬼。”

黑无常倒是没有反对,只是抬头看了看有些刺眼的阳光:“去哪儿杀?”

“西方大陆。”

“你这是要做什么,引起东西方大乱吗?”

“现下顾不上了,帮我护法。”

直接不等他们的回答,崖香席地而坐,闭眼掐诀,开始散发神识在西方大陆上寻人。

她这个法子十分消耗修为,但也简单粗暴,可以直接精准找到目标。

黑无常自动站到东南角方向,为她护住四周,而白无常也坐到了她身后,看顾好她此时的命门。

她的神识散发得十分迅速,不过一刻钟就已经铺到了整个西方大陆上,从神庙到王宫,全部都翻了一遍,终于找到了目标人物。

黑无常见她睁开眼,也收回了阵法:“找到了?”

“嗯。”

三人一起来到神庙旁的一座小山包下,还没等白无常问清楚到底所为何事时,崖香的右手已经幻出一把金剑,纵身一跃飞了一个山洞之中。

“这丫头怎么这么心急!”白无常赶紧拉着黑无常跟着跑进去。

“没事,这里面的没一个打得过她。”黑无常一脸波澜不惊道。

“我是怕她出手太重酿成大祸!”

崖香提着剑到了山洞内部,站在洞壁内一块凸起的小石块上,俯视着下面还未发现她到来的人:“原来你躲到了这里来,倒是叫本尊好找。”

兰斯听到这个声音有些意外地抬起头:“你怎么来了?”

“本尊怎么来的不要紧,你在这里聚了这么多血族倒是不错,很方便。”

“方便什么?”

崖香旋身飞下去,右手的剑脱手而出,直接将兰斯钉在了墙上,而后她右手掐诀,打出一片红色的巨网,将所有的血族网住。

“这也太简单了。”她转身看着跟进来的黑白无常:“麻烦二位将他们都带去鬼界。”

……

玉狐本来正啃着干果,突然听见一阵铁链声响,黑白无常带着一大堆血族突然降临,惊得他手里的干果全部掉在了地上:“这阵势……是要干嘛?”

崖香随即也出现,将胸口上钉着剑的兰斯扔在地上:“玉狐出去布结界,菽离和黑白无常为我护法。”

菽离和黑白无常没有说什么,倒是玉狐一脸不情愿地站在原地:“你确定要这样做?这可是有损功德的事……”

“出去吧,我自有分寸。”

“唉……”

地上的兰斯不明白她要做什么,还没等他找出办法拔出胸口上的剑时,就见她浑身红光低声念着咒语,而这个咒语他再是熟悉不过:“你要做什么!”

一旁的血族开始慢慢化为一摊血水,头顶也隐隐有雷声传来,兰斯惊惧地向后爬着,却被她伸手给抓了过来。

“兰斯,该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你怎么会使用禁术?”

“为你的弟弟牺牲,你应该感到荣幸。”

她话刚说完,天上的雷骤然降落,稳稳地劈在了他的后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