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你好,神棍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收场

该我们出场了,自然也就是该把这刘老爷子的尸体拉回我们太平间了。</p>

解放和我说完,就大踏步走进了病房里。</p>

一直走到刘家三兄妹面前,他才冲他们说道:“几位,老人家已经走了,看看您家里哪位主下事?这尸体咱怎么安置?那什么,我是咱医院负责运尸的,太平间不是还在老医院嘛,需要运过去的话您几位提前说。”</p>

刘家三人一起看向解放,分别点了点头,却没人答解放的话。</p>

看着这一幕,我一时有些惊讶,不是对刘家三人,而是对解放。</p>

刚刚尚三竿跟糖糖演的那出戏不可谓不吓人,连我都还在有些无法自拔的回味刚才的情形,而解放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平静的开展着自己的工作。</p>

这…这简直就是劳模级别的爱岗敬业标兵啊!</p>

而刘家三兄妹,却似乎并不打算成全解放的敬业梦想。</p>

他们没人回答解放的话,仨人相互使了个很猥琐的眼色,接着一起走回他们爹病床旁边,和他们其他几个家人小声的开起了‘家庭会议’。</p>

见此情景,解放无所谓的一耸肩走出了病房。</p>

在他经过我身边时我问道:“解放哥,你去哪儿?”</p>

解放答道:“出去晒晒太阳抽根烟,等家属商量结果,老这样,我都习惯了。一江,你也不用一直在这儿守着了,等他们商量好了自然就会来找咱们。”</p>

虽然解放嘴上招呼我离开,但脚下却没停,也没有非让我跟他一起下楼,看起来只是随口客气客气。</p>

所以我也没真跟他走,等他自顾自离开后,我看向蒋正,发现蒋正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便冲他问道:“咋了蒋正?你也被震撼到了?”</p>

蒋正想了想没回答我,而是又扫了病房里一眼后,就叫上我朝尚三竿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p>

我跟着他走了一阵,到楼梯口时,蒋正上下看了看,带着我边下楼边说道:“一江,你说阿甘他是怎么做到的啊?难不成那个糖糖真有阴阳眼?”</p>

我左右看看,四下无人,想告诉蒋正,这一切都是一场‘戏’,是演的。</p>

但想到这出戏对尚三竿的重要性,再加上尚三竿直到如今都没跟蒋正说过他工作的真相,所以我便敷衍道:“谁知道呢?世界这么大,有点啥奇怪的事也没啥大不了的,是吧?”</p>

蒋正微微摇摇头说道:“不对,这事儿好像有点古怪,还有那个叫糖糖的姑娘挺单纯的,她不会是能…能…能演成这样的吧?何况这事儿…我觉得…”</p>

“唉,你别觉得了,有啥想不通的,你回头直接挑明了问三竿得了,他总会给你个答案的。”</p>

我打断了蒋正的话,给了他一个我认为最合适的解决办法。</p>

蒋正点点头说道:“嗯,走,找阿甘去。”</p>

说完,蒋正便毫不迟疑的朝楼下走去。</p>

我跟着他下了两层楼,蒋正带我拐进这层楼的走廊后,看着走廊深处围在一起的几个人说:“那些人还在围着阿甘呢,咱过去吧。”</p>

蒋正说完刚要往前走,我一把拽住他说道:“别,你忘了?刚刚这货可是假装不认识咱俩的,咱俩还是先别过去了吧?”</p>

蒋正答道:“没事,反正还有好几个人围着他呢,咱俩不跟他说话就是了。”</p>

看到蒋正执意要去,我想了想,他说的也在理,于是便跟他一起朝尚三竿那边走了过去。</p>

此刻的尚三竿正站在一个办公室门口,围着他的有四个人。</p>

这四个人都是一脸相似的殷勤,就像是有事想求尚三竿帮忙…不是像,他们肯定就是想求尚三竿帮忙,而且是跟刚才那出戏的画风有关的忙。</p>

而尚三竿却一直没怎么理会这些人,直到我和蒋正走近后,他才忽然掏出一个精致的名片盒,一边打开盒子给那几个人分发名片一边说:“几位的意思我都明白了,不过我近几日确实没时间,像今天,眼下就有些忙不开。所以几位可以先收下我的联系方式,今日过后再与我联系不迟。”</p>

那几个人卑躬屈膝千恩万谢郑重其事的接过尚三竿发给他们的名片,态度之虔诚,就好像那名片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开过光的护身符似的。</p>

这些人接过名片,尚三竿又催促了一遍,他们才恋恋不舍的准备离开。</p>

而他们还没走几步,尚三竿就冲我和蒋正说道:“一江道友,小正小友,你二位是来这医院看人的吧?”</p>

刚刚离开没几步的那些人,看到尚三竿用比对待他们和气许多的话语对我和蒋正说话,不由得有些好奇的打量起了我俩,眼神相当友好。</p>

看着尚三竿充满期待的眼神,蒋正配合的说道:“啊,来看个病人,阿…尚大师您这是干嘛呢?”</p>

尚三竿指指旁边的办公室说道:“那位天生有通灵神通的姑娘似乎有些小麻烦,我在这里等她一下。”</p>

两句话的功夫,刚才围着尚三竿的人已经走出了一些距离。</p>

我左右看看,附近没人,于是便小声说道:“靠,你不是装不认识我俩吗?这咋又敢认了?”</p>

尚三竿嘴唇几乎完全不动的同样压低声音说道:“我刚才忽然想起来,咱仨老在一块儿,说不定有人早就见过咱一起吃饭的场景了,我要是装作完全不认识你俩的话,可能就演的有些假了。表演这种事就是这样,我们搞艺术的都懂,用力过猛的话,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啊。”</p>

“就你特么还搞艺术…”</p>

我小声骂了一句,蒋正却忽然跟上来插嘴说道:“阿甘,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说真的,我可好奇了。还有那个糖糖,她毕竟还是这儿的护士,不会受什么牵连吧?”</p>

尚三竿答道:“哎,这些事情谁也说不清的,机缘到了,自然就水到渠成了,至于糖糖…不好说,不过你们放心,我肯定会保她衣食无忧。”</p>

看来尚三竿暂时还没打算跟蒋正把话说破,没打算让他知道自己工作的真相。</p>

我想了想说道:“反正糖糖要是因为今天这事儿吃了亏的话,你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杀人不见血。”</p>

尚三竿一边示意让我放心一边说道:“不说别的,先等等看她领导会怎么处理她吧,今天这事儿…她这干的也算是本职工作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