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伴谣永久 > 2490 真是矫情

唐尧点点头,交代一句:“有什么事打我手机,我们去一趟医院。”然后便拉着秦欢颜走了出去……

秘书点了点头继续坐下了,回身朝徐锦珊瞥了一眼:“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你回去继续看大家有没有需要吧!”这是她身为助理的工作本分。

徐锦珊嘟着嘴走了,目光却还望着电梯的方向,目送着电梯的数字一个个下降,最后停在一楼。

她很不爽地想着:真是矫情!

不就是一杯怪味奶茶么?还用去医院?那女人真是做作透了!……

从医院回来。

唐尧开车,秦欢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手里还拿着医院的那张化验单,脑袋委实……有些懵。

原本她只当是感冒这样的小病,想随便挂个内科开点药,但是一到医院,唐尧倒是比她还专业,直接去挂了妇产科的号,于是最后的检查结果变成了——

宫内早孕四周。

她……怀孕了?!

“想什么呢?”唐尧的手探过来,越过车子的操纵档,轻轻握上她的。他始终轻扬唇角,俊脸上带着笑,心情似乎很愉悦。不!应该是兴奋至极!

从刚刚拿到化验单的那刻开始,唐尧就一直持续在兴奋状态,那种初为人父的狂喜,全都写在了脸上。走在路上的时候,他便小心地揽着她的腰,手掌在她的肚子上摸来摸去……

现在开着车,他也是因为兴奋,连方向也是晃来晃去。

“认真开车!”秦欢颜一掌把他的手拍掉,比唐尧理智多了,这个时候还在考虑,“我们之间不是一直都有措施的吗?怎么可能会怀孕……”

不用t的也就那么几次,会那么巧?

唐尧没回答,无声又得意地笑了。

在他印象里——

有措施的也才那么几次!他每次早上要的时候,她都睡意朦胧,他就浑水摸鱼,从来没用过t……怎么可能不怀孕?

“是不是去深圳那一次?还是……”作为律师的职业病又犯了,秦欢颜蹙着眉头,习惯性地追根究底,根据孕期推算着时间,要把一切搞个明白。

唐尧失笑。

“我们有孩子了,你喜欢吗?”他开口,轻而易举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她那点小小的职业习惯,在唐尧看来根本不是问题。一个熟通心理学的男人,用点简单的心理控制术转移她的注意力,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恩。”秦欢颜点头,唐尧的这个问题,让她的思绪尽数撤回,抚着还未有丝毫隆起的小腹,不由笑了,“我也是不敢相信,我要当妈妈了。”

她的嗓音带着软软的鼻音,不知是因为感动?还

是因为感冒?

唐尧单手控制着方向盘,另一手探过去,无声地覆在她的手背上,隔着她的体温,去感觉那条新生命的存在……太好了!他们终于有孩子了!

像是他们之间感情的见证,更像是这段感情的承诺……有了这个孩子,他们此生都不会再分开!

车内一时寂静无声,半晌,秦欢颜才突然想起来,急急地找出手机——

“干嘛?”唐尧纳闷。

“我要告诉我爸爸!还有你妈妈!”秦欢颜愉悦地编辑着短信,葱白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地滑来滑去,很快就点击“发送”,把喜讯传递了出去。

她释然地舒了口气,本想转过来说什么,手机却在此时先响了……

“是你爸还是我妈?”唐尧顺势询问,嘴角弯弯。

“……是我最近接的案子当事人。”秦欢颜蹙了蹙眉,还是接起了电话。

她目前是在一家小型的律师事务所挂名,不用坐班,每天只需定点去报道一次就好。今天应该是因为请了假,当事人没有等到她,于是把电话打了过来。

“喂?您好,我是秦欢颜。”这是一个简单的财产分割案子,秦欢颜觉得没什么大问题。

但是电话一通,当事人却在电话那端哭得声嘶力竭——

“秦律师救命啊!今天我舅舅他们派人来打我,说我不配分到外公的遗产!他们把我的身份证和护照都烧了,我现在想出国避避都不行!怎么办?”一口气说完,她又哭喊出声。

“你在哪儿?”

“我在你事务所门口……他们说你不在!秦律师,你救救我吧!”

秦欢颜拧眉:“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这回轮到唐尧不悦了,可还没等他的不悦情绪完全升腾上来,秦欢颜已经推了推他,快速命令:“送我去事务所。”

“今天不是休么?你本来就感冒,还刚被检查出怀孕……”有必要这么拼吗?

“我也没办法,谁叫她哭那么惨……”秦欢颜苦笑着摇了摇手机,话锋一转,权当是安慰,“但是有事懂得找律师,也说明她是相信我啊!”

唐尧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视线转回前方,专心致志地开车送她过去,眼底却闪过一抹暗泽——

既然她没有办法,他就“解决一下”吧!

很快到了事务所门口。

当事人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衬衫,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此时,她就无助地蹲在事务所门口的石阶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埋着头抽抽噎噎的……

撇开被告方的暴力因素不说,案子本身还是很简单的——

是一个富翁的遗产分割。

被告方是富翁的两个儿子,他们试图百分百占据遗产;原告方则是她的当事人,是富翁的外甥女,常年居住在国外,母亲又很早离世。富翁是口头承诺过,以后会给外甥女一笔钱,权当嫁妆,但是那两个舅舅,却丝毫不让……

这种案子,对秦欢颜来说屡见不鲜,赢面还是非常大的!

只是没想到她受了委屈,还会哭到她的事务所来……

“我先走了,晚上来接我!”秦欢颜推门下车,和往常一样快速说完,还乖乖地站在车窗的外侧,摆着手跟他说“拜拜”,要目送着他的车离开。

唐尧无奈地撇了撇唇角,最后开车看了那个当事人一眼——她看到秦欢颜出现,正面色欢喜地从石阶上奔过来。

(本章完)

提前阅读最新章节——>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