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小说网 > 浪漫言情 > 昆虫模拟大师[综武侠] > 第50章 首发

听说林晓晓回来了,叶孤鸿当即告别了苏少英就回了院子。他刚进院子门口,就听见了林晓晓的声音。

“这烧鹅做的不错,你可要尝尝?”

听到林晓晓的声音,叶孤鸿下意识的露出一个微笑,高兴的绕过院中的几颗竹子就要走过去。然后……

他就看见林晓晓拿着筷子夹着菜,却并不是自己吃,而是递到了自己堂兄的嘴边。

而他那皎皎若明月的堂兄端坐在林晓晓边上,微微启唇,就那么真的吃了下去!

做梦都梦不到的离谱画面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让这个才十几岁的少年一时间愣在了原地,甚至有种想要后退的冲动。

但他的身影已经被林晓晓和叶孤城注意到了。

叶孤城只是面色淡淡的看向他,而林晓晓也是一愣,不过随即就笑着招呼他过去。

他们的态度那么自然,仿佛叶孤鸿那仿佛被雷劈了一样震惊的表情才是异常。

“吃了没?这烧鹅做的不错,你可要尝尝。”

面对林晓晓的笑脸。叶孤鸿下意识道。

“已经吃过了。”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坐在两人的对面,看了看林晓晓又看了看自家堂兄,最后目光定格在了那唯一的一双筷子上。

“你们这是……”

青涩的少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眼里还残留着不可置信,但是两人那过于坦荡的态度却又让他迷茫。

“哦,这个啊。”

林晓晓看了看自己的筷子,把之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怎么说也是我的原因才导致了这个结果,自然要我来负责啦。”

坦荡的表情下,林晓晓内心荡漾。

系统:【克制一点,谢谢。最近的黄花大闺女都这么矜持的吗.JPG】

【讨厌啦~】

林晓晓嗲声嗲气的回了一句。

叶孤鸿听到这话,有些关切的看向自家堂兄的手。

“不如找大夫看看。劳累过度,推拿一下会好的快一些。”

“不必。”

叶孤城抬眼看过去。

“晓晓已经帮我按过了。”

林晓晓虽然吃豆腐很爽,但也是真的关心叶孤城的手,闻言道。

“不过我没学过推拿诶,要不还是找大夫看一下吧?”

但叶孤城依然拒绝了,随后视线看向桌上的菜蔬。

林晓晓的注意力被转移。

“你要吃这个吗?”

她夹了一筷子递过去,叶孤城低头。两人之间似乎带着一种难言的默契。

来了,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叶孤鸿看了看前面的两人,僵硬着一张脸坐在那里,他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挺正常的,林晓晓和他堂兄都坦坦荡荡的,他在那瞎想个什么劲。

可是越是不让自己瞎想,他脑海里的念头就像是煮开的水一样咕噜噜的往上冒泡。

那边林晓晓和叶孤城,一个喂,一个吃,态度坦荡的仿佛这是天经地义之事,那边叶孤鸿如坐针毡,满脑子各种胡思乱想让他连呼吸都不会了,最终受不了的找了个理由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等到远离了院子,叶孤鸿顿时松了一口气。

远远的就看见马秀真在前面,他想了一下,追了过去。

“马姑娘。等等。”

马秀真和同伴停下脚步,三个女孩子好奇的看向他。

马秀真:“叶公子怎么了?”

“我有疑问,不知马姑娘可否为我解惑?”

马秀真自然不会推辞,让叶孤鸿直说,没想到叶孤鸿问她的竟然是关于男女方面的问题。

三个姑娘顿时露出羞涩又惊讶的表情。嘴角露出暧昧的笑容看着叶孤鸿,还以为他是帮自己问的。毕竟十几岁的少年情窦初开实在再正常不过。

好在马秀真是个爽直活泼的姑娘,对这个问题并没有含糊,大大方方的表示。

“男女之间若是有意,自然是与寻常人相处不同的,一般姑娘见了情郎难免羞涩。男人看自己喜欢的姑娘,自然也是满心的欢喜柔情。”

叶孤鸿谢过她,看着三个姑娘离开的背影,他思索了一下之前的画面。觉得自己已经有了答案。

看来真的是他想错了。

直到晚上,躺在床上的叶孤鸿不小心再次回忆起了白天的一幕,忽然,他想起来一件事。

堂兄在白云城的时候,早上练剑一个时辰,晚上练剑一个时辰,雷打不动,就算是来了中原,依然没有丝毫懈怠。

而一个剑客的必备要素就是手要稳,手稳,出剑才会稳。堂兄的剑有多稳,多快,叶孤鸿是亲眼见识过的。

这样的一名绝世剑客,真的会因为四个时辰的数头发,手就劳累到筷子都拿不动了?

并且这其中也不是没有休息时间的。

第二天早上。

“早……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林晓晓刚刚想打招呼,就发现少年的眼底似乎有点青黑,看着精神有些萎靡。

叶孤鸿:……

*

在峨眉也呆的够久了,所以林晓晓等人和独孤一鹤提出了辞行。

在此之前,林晓晓没忘记把萧咪咪的那群妃子从地宫里弄出来。当初的大水只淹了密室,萧咪咪占据的那块地盘倒是没有大碍。

那群男妃子们压根什么都没发现,照常生活着,萧咪咪消失他们也没有当回事,毕竟萧咪咪每年总有那么几天出去外面勾搭新的男人。

他们本以为这一次也是一样,结果等来的却是自由。

本以为会老死在这地宫中的男人们跌跌撞撞的走出地宫,走到了阳光之下,终年不见阳光的他们在地宫里还不觉得,到了这大太阳底下,他们的皮肤简直白到透明,毫无血色。

因为常年被压榨,身体有点虚,有几个男人大喜大悲之下,就抽过去了。当然其余没昏过去的也没好到哪去。

山路难走,地宫又在森林深处,离镇子有很长的一段路程,那些男人走几步就腿软的模样让叶孤鸿这个单纯的少年头一次明白了女人的可怕。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渴望自由的,因为他们当初会被萧咪咪拐带进了这地宫,不少都是自愿的。

爱情这种东西,让人渴望,又让人摸不着头脑。

哪怕萧咪咪把他们当男宠,当奴隶,和她在一起必须和很多的男人一起拥有她,甚至还要面临腰子萎缩的危险,但依然有人爱她爱到想要让林晓晓他们放了萧咪咪,想要和萧咪咪继续在这地宫长相厮守。

对此,林晓晓一个手刀解决。

然后,顺便完成当初的承诺,把石室里的那些骷髅大兄弟给埋在了猴群的果林底下。

因为大水的原因,大兄弟们被冲的那叫一个稀碎,一个个骨头架子散落一地,因为分不出来,所以林晓晓只好把他们都埋在一个坑里了。

至于地宫密室的财宝,在昨晚的时候,就已经被叶孤城秘密派人全部取走了。现在全在林晓晓囊中。

别人拿着藏宝图来找宝藏,她也拿着藏宝图来找宝藏,结果别人无功而返,还被峨眉派打得满头包,她却成功荣升为富婆一枚!

临行前,林晓晓去找了小鱼儿。

她坐在窗框上叹气。

“欠钱不还是大爷啊,我都要走了,结果你一点没来找我的意思,还要我来找你。”

“如果说找我还钱的,没钱。”

小鱼儿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

“也就那么点铜板,你竟然还要赖账?”

“你都把地宫里的财宝都拿走了,这么有钱竟然还要盯着这点铜板?”

“弟弟,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世事无常,你永远也不能确定自己明天吃的是大鱼大肉还是西北风,一文钱都够买一个馒头的了。”

林晓晓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她当然不是因为几个铜板才来这的。

小鱼儿嘲笑她。

“可惜啊,最值钱的东西全都被水给泡烂了。”

他说的是那些武林秘籍,矮桌上的那些秘籍可都是几十年前的上乘武功,甚至有几本还是已经失传了的,而在银屋子里找到的那本武林秘籍,更是奥妙无比。

只可惜记录这些武林秘籍的纸页过了这么几十年,早就泛黄变脆,被水一冲顿时就烂光了。

林晓晓却笑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这你可就错了,它们一直都在我这里。”

小鱼儿一个鱼打挺直接坐起身。

“你把它们都背下来了?就那么翻了几下?”

他狐疑的看着林晓晓,他其实怀疑过林晓晓当初把每本秘籍都翻了一遍的用意会不会是想要把秘籍都背下来。

但是他想了又想,却又否决了这个猜测。

天生聪慧的人他不是不知道,他自己就是,过目不忘这种事他也听说过,他自己的记忆力就很不错。可是当初林晓晓的举动,与其说是翻书,不如说是煽风。

就算有一目十行的能耐都不可能在她那样的速度下看完全书,又谈何背下来?

林晓晓挑眉一笑。

“不算背下来的,只是用了一点小技巧。”

比如诱惑某个很容易沉迷在一声声爸爸之中的统子。

如果只是为了看懂秘籍,可不值得她叫系统那几声爸爸,毕竟她又用不上那些玩意,她叫的那几声爸爸,就是为了让系统帮她把那些秘籍全都记下来。

说着,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册子,扔给了小鱼儿。

“给,送你了。”

小鱼儿一手接住,只见封面上龙飞凤舞几个大字。《六个男人的相爱相杀》

小鱼儿:……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书。

他好奇的翻了翻,发现内容也相当的不正经,大致就是一个名为欧阳亭的男人如何恃美行凶,在五个绝世高手间撩动人心的故事。

写这玩意的人文笔说实话,其实还不错,细腻又温柔,即使人物是几个男人之间的纠葛和爱情,小鱼儿竟然也慢慢看下去了。

可无论写得再好,这也依然改变不了它是一本不正经的书的事实。

被迫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小鱼儿木着脸抬头。

“你一大晚上来找我就为了让我看看你的大作?”

他的左眼写着‘我一直都知道你这个女人不正经。’右眼写着‘但我不知道你可以这么的不正经!’

林晓晓轻笑着让他继续看下去。

小鱼儿将信将疑的接着翻了几页,在看到这本书的第十六页之后,他的面色就变了,原本的吊儿郎当变成了严肃认真,手快速的翻了几页,随即惊讶的看向林晓晓。

“小的不才,可不敢把五绝神功认成自己的大作。”

林晓晓笑了笑。

“记得藏好啊。这东西要是被人发现了,你这条小鱼儿很容易变成小鱼干的知道吗?”

小鱼儿拿着那本秘籍,呼吸急促。

“你要把这给我?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

当初他看着林晓晓让江玉郎烧了这五绝神功的时候,他觉得她简直是天字第一号蠢货。

在刚刚,得知林晓晓竟然把那些秘籍都背下来的时候,他心里顿时明白过来这女人的打算。

她分明是用这样荒唐的行为让萧咪咪和江玉郎以为五绝神功就此没了,这样,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独占秘籍。

小鱼儿忍不住为她的聪明而惊叹。

但现在,这个女人却就那么轻飘飘的把这件事告诉他,还顺便轻飘飘的把这秘籍送给了他,小鱼儿决定收回自己之前的赞叹。这就是一个蠢货,天底下最大的蠢货!

他瞪着林晓晓道。

“你当你是散财童子吗?这是武功秘籍又不是什么烂俗的话本子,可以到处送人!

你信不信你多送几次,我没变成小鱼干,你倒是要变成死疯子了。”

他把书给递过去。

“这东西你拿走,我就当做没见过。”

相比于林晓晓刚刚那随便一扔,小鱼儿这才是对武功秘籍的正常态度。

林晓晓笑嘻嘻的跳下窗户。

“你难不成以为谁都能当我弟弟,拿我的东西?给你了就收好,这江湖危险重重,在没还我钱之前,可千万别变小鱼干。”

她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

小鱼儿站在窗户边,手里拿着那本秘籍,只觉得有千斤重。

*

来的时候,朱云他们没跟着,只有林晓晓、叶孤城和叶孤鸿三人,走的时候多了两个人,那就是萧咪咪和江玉郎。

而现在林晓晓、叶孤城以及江玉郎在一辆马车里,萧咪咪和叶孤鸿则自另一辆马车里。萧咪咪被点了睡穴,手脚也被绑了起来,正躺在角落。

主动要求看管她的叶孤鸿坐在一边,正在擦剑,很多剑客在想事情的时候都喜欢这么擦剑,这会让他们容易静下心来。

不过叶孤鸿已经擦了一个时辰的剑了,都快把剑擦出火星子了都还是没能成功静下心来,那个当初导致他失眠的问题一直在他的脑海中盘旋。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主动躲在这的原因,因为和林晓晓他们坐一块,他总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往堂兄的手上瞟。

与此同时,江玉郎坐在马车里同样很不舒服。

他上车前就提议去坐萧咪咪的那一辆,结果被林晓晓以‘那可不行,我家弟弟太滑溜了,像是泥鳅一样,我要是看不见你心就慌得很。’的理由驳回了。

江玉郎是个很能忍的人,哪怕他才十几岁,眼看着自己逃跑无望,他就安分又乖巧的缩在角落。让人第一眼看过去,只觉得他像是一只小白兔。

林晓晓则是在吃糕点,因为她最近饭量过大,所以马车上带了不少的干粮。

吃着吃着,她就听见江玉郎冷不丁的开口。

“你当初给我的花为什么只有四片花瓣?”

江玉郎缩在角落里,被这个问题困扰很久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问出来。

叶孤城看书的动作停了下来,微微抬头。

林晓晓眨眨眼,把嘴中的糕点咽下去。

“这个啊,因为它本来就只剩下四片花瓣了啊。”

“但是当时明明有五片。”

江玉郎盯着她道。

“如果是四片的话,那应该是单数。”

林晓晓嬉笑。

“对,它的花瓣就是单数。”

“但是你赢了。你出千了?”

江玉郎眼中的探究越发的浓重了,他在那之后仔细回忆了很多次,却从没有发现问题。没想到林晓晓会亲口承认这一点。

“出千,不不不,这怎么能叫出千呢。我只是不小心让手指变了个颜色而已,承认那花的花瓣是双数以及承认我赢了的从头到尾可都是轩辕三光自己啊。”

林晓晓笑着开口,一边说着,一边动了动自己的小拇指,她的小拇指指腹中奇异的多了一条窄窄的粉色。若不是瞪大眼去看,这么一打眼看过去,都会以为一片窄小的粉色花瓣落在了她的指腹上。

紧接着她又动了动小拇指,那醇厚的粉色像是打翻了的水粉颜料,瞬间蔓延开来,但当她的手整个变成粉色之后又忽然消失了。

兰花螳螂,一个昆虫界的顶级掠食者,同时也是昆虫界有名的漂亮美人,光明女神闪蝶美的像个梦,它则是漂亮的像朵花。

考虑到选择拟人模式的玩家应该不希望自己长得像是一朵行走的粉色兰花,但这种漂亮的像是花朵的拟态又是兰花螳螂的特色。

所以最后游戏折中了一下,就变成了林晓晓这样的能力,可以由玩家自身控制自己的肤色,当然仅限于粉白色。因为是拟人模式,所以这个能力其实有些鸡肋,毕竟人的体型太大,还只有粉白色一种选项。

所以在林晓晓当时用这一手作弊的时候,游戏系统都表示这辈子都没想到兰花螳螂这又美又仙的色彩竟然可以用来这样操作,心真脏.JPG

江玉郎此刻也是这么想的。他在林晓晓承认自己出千的时候,头脑瞬间闪过无数种可能,但就是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那双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晓晓的手。迟疑道。

“你的手可以变色?”

“你的手难道不可以吗?”

林晓晓明知故问。

江玉郎一言难尽的看着她:正常人谁的手会变色啊!

峨眉离追命养伤的住处并不远。

追命当初是受了重伤,他又不像是林晓晓有超强恢复能力,要是养不好,说不定会留下后遗症,所以专门求了薛神医出手,此刻正在薛神医那里养伤。

过了三天,林晓晓等人就到了地方。准确来说,是林晓晓自己去看望追命,毕竟人家在需要静养,不适合见太多外客,叶孤城他们和追命又不熟,这么多人一齐到追命那去,就有些不妥了。

于是,一天早上,正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的追命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追命,我带着礼物来看你啦!”

没一会儿,下人就带着一个穿着月白色衣裙的姑娘走了进来。而她的手里还拉着一根绳,顺着绳子往后看去,一个女人手被绑着,正被她拉着走。

那是一个很美的女人,虽然不及林晓晓漂亮,但却很有成熟风韵,翠绿的衣裙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曲线,宛若池边的柳枝,柔韧而娇美。

只是现在她却很狼狈,白皙的手腕都被粗糙的麻绳磨红了,让人看了就忍不出多出几分怜惜。

她此刻正气愤的看着林晓晓,胸脯因为怒意而起伏着。

“我就知道你这女人没安好心,你竟然敢这么对我!”

“不这么对你怎么对你?把你供起来啊?”

林晓晓哼了一声,随即看向追命,她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发现伤势似乎恢复的不错,这小脸还挺有血色的,于是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了,我可是特地来看你的。”

追命听到林晓晓活泼的声音,也不由露出一分笑容。

“多谢关心,但你带的这位姑娘是……”

“哦,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林晓晓拽了拽绳子,迫使萧咪咪上前。

竟然是礼物?!

顿时,院中扫地的下人目露震惊,六扇门四大名捕之一的追命竟然是这样的人!

正往这边来的薛神医暗道人心不古啊,看这追命平日里挺不错的,结果他朋友来看他竟然送女人给他做礼物!

追命一激动,差点从躺椅上蹦起来。结果牵扯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才不要这样的礼物!”

“为什么不要?你知道这家伙多难抓吗?我这是给你送业绩诶。”

林晓晓皱眉,只觉得追命这家伙怎么不识好歹呢,但随即,她就反应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激动的追命,鄙夷道。

“你不会是以为我要送个美人给你吧。大白天挺会做白日梦的啊。看好了,这是萧咪咪,那个迷死人不赔命的萧咪咪,六扇门悬赏多年的那个萧咪咪。

常言道,这心里想些什么,眼里就只能看见什么。呵,你们这些男人……”

追命&下人&薛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