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资入股这些异能者研究机构的幕后之人看着纽扣摄像头传递过来的画面, 一时之间无人说话。

那个眼神与那句轻柔的话语, 冷冷穿越了漫长的距离与波动的电流, 直直地化为利箭穿透他们的心脏。

“这个莫里亚蒂教授,到底是什么人物?!”

有人愤恨地将桌上的东西扫落下去, 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惊惶与愤怒。

“【萤火】的根据地还没有找到吗?!带走这么多的异能者, 总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吧?!”

“这样下去的话, 我们都会被杀掉的!”

“得先一步动手才行!”

萤火到底想做什么?这个组织的人难道不知道这种做法根本就是在激怒研究机构的幕后势力吗?

不过是研究几个异能者罢了, 比起那些个能力一般、派不上用场的异能者, 他们所做的一切才是真正为世界、为异能者考虑的!

不管这些幕后之人是如何为自己开脱、满头冷汗地安慰自己,乔书亚是不会在意, 也更加不会停手。

救出来的异能者已经有几千之数,把他们都藏在日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况且日本横滨还有一个江户川乱步, 他的推理能力被乔书亚所忌惮, 倘若被他发现到了蛛丝马迹, 恐怕萤火的存在甚至是根据地,都会被他整个挖出来。

所以,乔书亚让‘约翰·李贝特’这个马甲去吸引江户川乱步的注意力,同时将各国那些对异能者进行的龌龊研究全部公之于众。

有红皇后的帮助, 哪怕是拥有可以操控电子的异能者,又怎么会是可以不眠不休、持续不断工作着的人工智能对手?

不管各大社交网络如何费尽心思地删除或者封禁掉那些发送真相的账号,依然无法阻止红皇后将真相发布出去。

世界为这些放出来的资料所哗然震惊、义愤填膺, 而暗地里掺和了异能者实验的国家与机构却是为此恨透了【萤火】,在黑市暗网上,对【萤火】成员的追杀悬赏令, 甚至抵达了一千万美元一个人,而作为他们首领的‘莫里亚蒂教授’,更是达到了可怕的一亿美元!

这个数额在黑市暗网中来说,已经算是比较高昂的价格了。

当然自认为强大的异能者或者雇佣军小队试图得到这份高额的赏金,然而他们就连莫里亚蒂教授在何处也找不到,又何谈取走他的性命?

简直就仿佛是幽灵一般,不管是哪个国家都没有他们的入境信息,好似平白无故地就那么出现在了那些机构面前。

“他们肯定有可以瞬间移动的异能者。”

一只雇佣军小队不断地观看着少数几个流露出来的视频,低声道。

“而且那个异能者的能力还并不低——不过最需要注意的,还是那个莫里亚蒂教授。”

雇佣军小队的队长暂停了影像,随后又倒回了些许,定格在了某个画面上。

“看到了吗,这个地方那些机构的保卫人员的异能力快要伤到萤火的人了,然而莫里亚蒂教授一出手,不仅轻描淡写地救下了他,而且还回击了。”

“不愧是刚一露面,就直接悬赏一亿美元的人物啊。”

国家上那些臭名昭著的雇佣军与杀手到底是如何评价莫里亚蒂教授的,乔书亚不知道,也不会去在乎。

这些伤痕累累的异能者们数量越来越多,倘若全部在日本生活的话,一定会引起各方势力的注意。

因为乔书亚特意使用了莫里亚蒂的卡面,这个模样与外貌都是东欧人的儒雅教授暂且不会让那些傲慢的西方势力猜到【萤火】的根据地其实在东方,但因为乔书亚将他们安置在鱼龙混杂的横滨租界,时间久了难免会引起港口黑手党与异能特务科的注意力。

尤其是太宰治与江户川乱步,这两个手拿剧本的人物已经上了乔书亚需要严格警戒的红名单里。

如果只是乔书亚自己使用卡面还好,他有足够的自信表演得让他们看不出破绽,然而这些伤痕累累的异能者可不是与他一样来自另一个世界,更没有那么好的演技,稍不注意恐怕就会被察觉到破绽,甚至被那两个人顺藤摸瓜地找上乔书亚来——搞不好掉马都有可能。

乔书亚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一时不掉马一时爽,一直不掉马一直爽!

哪怕是被乔书亚救下来、甚至允诺实现他愿望的约翰,也并不知道他敬畏的莫里亚蒂教授,其实是乔书亚的马甲之一。

那么,该如何让太宰治与江户川乱步把视线暂时的、短暂地从横滨上移开,方便乔书亚把救出来的异能者安顿好呢?

能够动摇太宰治的人,乔书亚第一反应便是织田作之助,因为圣杯战争的出现,织田作之助没有与安德烈·纪德同归于尽,更没有成为太宰治离开港口黑手党的契机。

他还在港口黑手党的底层安安心心地搬砖,准备赡养自己五个孩子呢。

调虎离山、暗度陈仓、甚至是美人计在乔书亚的脑海里闪过,对于这位能够被太宰治视为友人的前杀手,乔书亚也没有打算小觑他。

这种天然直觉系生物,有的时候可是意外地敏锐。

“我记得织田作之助的梦想是当一名家吧?”

虽然这些日本文豪不务正业去当港口黑手党和侦探了,但是既然原形是文豪的话,文学功底应当不会差——就算差也没有关系,乔书亚仓库里有的是可以让织田作之助文如泉涌、灵感不断的卡面。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如何让江户川乱步的注意力从横滨移开。

武装侦探社与异能特务科有着密切联系,稍不注意就会引起连锁反应。

而现在,最能引起江户川乱步兴趣的是谁?

乔书亚轻叹一声,看着‘约翰·李贝特’的卡面,犹豫了一会,还是上线了这个马甲。

江户川乱步回到了横滨后,虽然依然每天去侦探社报道,但是明显有些不对劲。

不仅吃零食的频率少了不少,甚至难得地干劲十足搜寻着资料,如此认真工作的模样,真的是极为少见了。

“唔……果然太干净了,完美得简直可疑。”

江户川乱步向后靠在椅子上,他当然察觉到了约翰的异常与不对劲,不过动用了侦探社异能者社员山田花袋的能力,却也查不出什么,这让江户川乱步更加好奇了。

可以说,这大概是他第一次遇到无法解开的谜题。

这股让江户川乱步沉迷其中的好奇心,最终在得知约翰·李贝特将要来到横滨时抵达了顶点。

横滨可是武装侦探社的大本营,欠过侦探社人情的人数不胜数,拿到宴会的邀请函不过是小菜一碟。

江户川乱步难得身穿正装,连帽子也没有带,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作为视线最中央的约翰。

他的目光很快与约翰对上了,隔着觥筹交错的人群,约翰微微一笑,朝他颔首致意,手中盛着葡萄酒的酒杯遥遥举起。

江户川乱步也勾了勾唇,他悠闲地踱步到了一边,拿了不少做工精致的甜点,堆满了盘子,然后坐在了远离宴会的露台上,耐心等待着。

没过多久,约翰便甩开了那些围在身边阿谀奉承的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那头浅淡的金发往后梳去,露出了光洁饱满的额头,但依然有少许碎发落在了额前,反倒是犹如星光一般衬得约翰更加俊美。

身穿着白色西装的约翰犹如雕塑的天使一般美丽得让人沉醉,那双透彻的蓝色眼睛看着江户川乱步,声音柔和:“乱步先生。”

“清丸国秀那个案子,是你唆使凶手田村去做的吧。”江户川乱步的声音笃定而平静。

他看着眼前在金融界与政界崭露头角的约翰,缓缓地笑了起来:“虽然暂时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不过……我会找出证据的。”

约翰的目光在江户川乱步的身上扫过,他判断出对方并没有带着窃听或者录音设备,随后勾了勾唇,他凑近这位名侦探:“当你凝视着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乱步先生,离我太近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种威胁对我可没有用哦。”江户川乱步睁开那双碧绿的眼睛,干净坚定的眼底盛着约翰那张完美无瑕的脸。

只是被碧绿色凝视着的约翰,却恍惚一阵,仿佛看到了光鲜亮丽的自己正被逐渐地融化,只剩下最真实的内在倒映于江户川乱步的眼底。

“我可是那种,越是被威胁,反而越有干劲的类型啊。”

江户川乱步自信满满地说道。

“是么。”约翰忽然凑近了江户川乱步,他的笑容在不断地方法,近得他们彼此吐出的呼吸都会再次进入对方的肺腔,约翰火热的呼吸让江户川乱步微微皱眉,下意识地想要后退,然而约翰的笑容却让他好胜心起,偏偏不肯再退了。

“不如来玩一个游戏吧,名侦探。”

约翰在说番话时,神色非常平静。

“接下来我会去往不同的城市,而那些城市里隐藏着已经犯过案、却不曾被抓住的凶手们。倘若你抓住了凶手,那便是你的胜利。”

“但如果……他们死掉了的话,那就是我的胜利了。”

江户川乱步蓦地瞠大了眼睛,虽然他年少失怙,但是之后遇到了福泽谕吉,受到他的庇佑,又一同建造了侦探社,可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凶残的对手。

但是……

碧眸的侦探傲然地仰起头:“这个挑战,我接受了!”

“倘若我赢了,你就去向警局自首。”

江户川乱步道。

虽然清丸国秀死不足惜,但是江户川乱步对于铭苅一基警官的尽职尽责十分钦佩,再加上他死去的父亲也是警察,所以他才出手维护司法系统的权威与正义。

约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如果我赢了……唔,等到游戏结束之后,再好好地想一想吧。”

“我很期待游戏的结局。”

约翰的目光滑过江户川乱步的面庞,随后他变回了宴会上那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新贵,方才诡谲的笑容仿佛是幻觉一样消失得一干二净。

约翰没有告诉江户川乱步自己会去哪里,不过江户川乱步并不在意,恐怕这也是游戏的一环。

推理出约翰接下来会去的城市,然后根据关键词去看警局的卷宗,找出那些悬案的杀手,在约翰下杀手之前将他们绳之以法!

虽然这个游戏危险又在法律的边缘试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江户川乱步是真的兴奋了。

他当然也有拒绝的权利,只要他不去追踪约翰,说不定这样才更加符合约翰的心意。

但是——他为什么要拒绝?

江户川乱步起身回到了觥筹交错的宴会上,一边观察着周围一边听着旁人的交谈声,他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正不断地根据这些信息推理着约翰将要去往的城市是哪一个。

他的目光很快锁定在了某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身上,微微卷舌的口音,手里端着的酒,还有身上西装定制的独有纹路,周围人谄媚的神情——江户川乱步推理出他是某个商会的大老板,并且即将与约翰达成一笔大生意。

这样一来,约翰下一个会去往的城市也可以确定了——下一个目的地,是大阪。

推理出来后,江户川乱步简直等不及了,他马上找到了福泽谕吉,说出了自己与约翰的赌约:“就是这样了社长,请帮我预定去往大阪的机票!”

之所以定机票,是因为飞机更快——江户川乱步知道,对手是约翰的话,得更快地占据着时机。

福泽谕吉闻言一愣,在得知江户川乱步居然如此胡乱地涉险时,眉头紧皱,脸上写着明显的不同意,然而在看到江户川乱步坚定的神色时,还是化为了无奈地叹息:“我让国田木陪同你一起去吧,两个人至少可以降低危险。”

江户川乱步没有拒绝福泽谕吉的好意,毕竟他也知道自己独自一人的话,就算抵达了大阪,说不定在路上就会迷路。

……

…………

大阪,这个城市充满了历史风情,再加上临海的地理环境,也是一个繁华的贸易港口。

江户川乱步抵达了大阪之后,马上便直奔警视厅,慢了一步的国田木独步才刚拿出武装侦探社的证件,江户川乱步便根本不像是第一次来目的明确地来到了卷宗室,开始查找起来。

约翰的那番话已经透露出了不少情报,“已经犯过案”、“不曾被抓住”,这两个限定条件便能够筛选出不少不符合条件的案件了。

不过即便如此,摆在江户川乱步面前的依然有数百个悬案,要想在这里面选出被约翰盯上的凶手,并且找出证据将他绳之以法,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可是名侦探啊!解决这种案件易如反掌!”

这分明是为难,但是正如正江户川乱步所做的宣言那般,越是困难他反而越是有干劲。

江户川乱步快速地思索着,以他对于约翰的推理来看,会被他选中的可能并不是单纯一个案件的凶手,如果以清丸国秀案件为基准的话,约翰或许会更倾向于连环杀手,并且是凶残且毫无悔改的在逃凶手。

这种做法倒像是审判天使或者正义天使了——话说回来,约翰的脸与身材也完美极了,如同那些雕塑家刀下精心一笔一划刻出的、头戴荆棘、手持利刃的天使。

符合这类条件的案件筛选之后,便只剩下十几件了,这个数量对于江户川乱步而言不算多,要解决的话绰绰有余了。

“这些案件的卷宗麻烦帮我找出来,我要全部解决掉,逮捕的工作就拜托国田木你去和警视厅交涉了!”

江户川乱步难得一夜未睡,靠着苦得发麻的咖啡醒神,当他把这些案件,连带着那数百件悬案一同全部解决,只等着警视厅去抓捕犯人后,便得知约翰也已经抵达了大阪。

如今约翰是上层社会的新宠儿,又兼之模样出众,一旦有媒体在,这些□□短炮也会不由自主地盯住他的脸。

不得不承认,能够hold住360度无死角拍摄的约翰,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世间罕有的美男子了。

“乱步先生,警视厅已经去抓捕犯人了——不过你与那个约翰的游戏为什么不告诉警视厅?直接把约翰抓住不行吗?”

国田木乱步疑惑地道出了自己的不解。

“因为没有证据。”

江户川乱步揉了揉因为熬夜而发红的眼睛,平静地说道。

“录音可不能够在法庭上作为证据啊,况且约翰不过是与我打了个赌,倘若没有他切实动手了的证据,警视厅也没法下发逮捕令。”

更别提江户川乱步根本没有录音,他可不信约翰分辨不出来自己有没有带录音笔。

况且约翰如此谨慎的人,居然会与他打这个赌,便足以证明他到底有多么自信江户川乱步无法胜过自己了。

所以江户川乱步一定要发挥出自己真实的本事,让那个傲慢的约翰知道,他名侦探的头衔可不是吹出来的——胜利的,会是他!

新闻之中的约翰被记者们争先恐后地询问着,他们都知道约翰来到大阪,是为了合作与投资的,不过也有人问约翰是否会在这个历史悠久的城市游览时,俊美的金发青年微微地笑了,那个笑容几乎让在场的记者都愣了愣,哪怕是见多识广、最为人精的,也不由得心下感叹这个青年的魅力。

“大阪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既然有机会来到这里,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好好了解它的机会。”

约翰的神情温和,而江户川乱步则抬起了头,微微挑眉。

“看来和他见面的地点已经确定了。”

江户川乱步只是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便很快确定了。

他戴好了放在一边的帽子,朝着国木田独步道:“国田木,送我到天守阁。”

天守阁是日本城堡中最高、最主要,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城池,是封建时代统御权利的象征之一。

约翰应该是算好了新闻播出的时间,而江户川乱步如果要获得他的信息,最方便的便是从电视新闻之中获取。

这个新闻节目开始的时间,再加上从警视厅去往天守阁的时间,便是约翰在天守阁等待着他的时刻。

这个七拐八弯的见面约定恐怕也只有江户川乱步与约翰这样智近乎妖的人物才能想得出来、推测出来的了。

国木田独步不放心让江户川乱步独自一人去见约翰,当他们抵达最顶层时,看到了不少身穿着黑西装的保镖,而果不其然,约翰正在最顶层观看着风景。

约翰的侧颜与天守阁窗棂几乎要构成一幅古典的画,哪怕他的发色与模样是外国人,但是那一刻超越了人种的美丽足以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放慢脚步、驻足欣赏。

不过江户川乱步却好似没有这根筋,他上前一步打破了这幅画面,朗声道:“你设下的谜团我已经全部解开了,现在警视厅已经去抓犯人了。”

言下之意告诉约翰,这是他的胜利!

“乱步君,你来了啊。”

约翰转过头,朝着名侦探微微一笑。

“请两位用茶吧。”

随着约翰的这句话,一旁的保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茶盘,上面正摆放着茶壶与两只茶杯,还有一盘明显符合江户川乱步口味的点心。

国田木独步原本还有些顾忌,但是江户川乱步却是先他一步品尝起点心,然后又喝着茶,像是完全不担心这里面是不是会放什么奇怪东西的模样。

对于江户川乱步的信任让国田木独步微微放下了戒心,也端起茶润了润喉,缓解爬上天守阁消耗体力的干渴。

江户川乱步得意洋洋的表情就像是在游戏中胜利了的孩子,而约翰却一直淡笑着,从天守阁看着黄昏下的大阪,声音轻柔地说道:“乱步君不愧是名侦探,真是准确又快速地找出了那些凶手。不过……你确定他们现在还活着吗?”

即便是在说着这种充满危险的话语,约翰的眼睛依然干净而透彻。

江户川乱步的脸色陡然一变,像是意识了什么般立刻对着国田木独步喊道:“快打电话给警视厅!让他们立刻去救人!!”

约翰平静地看着江户川乱步指示着国田木独步通知警视厅,他垂下眼眸,淡淡地继续说道。

“这些罪孽深重的恶人们将会被审判,上天也不会让他们再逃过惩罚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乱步真的好可爱哦23333

感谢在2020-06-26 23:32:28~2020-06-27 23:3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思思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平和岛静雄、苏夏、关毋邪(y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风车 99瓶;阿虛 49瓶;雯欧尼啊热爱 25瓶;思思 22瓶;等待你温柔、搽蘼v、玖月、天枢、大典太光世 20瓶;荼蘼、萌宝宝、月、r、浅葱衫、云胡不喜、苓芷、洛阳辞话,与岁长安、御神一、CiCi、藤丸立香Alter、Fms-09、苏夏、愚者眷属薇薇安、未希夕、明月幽昙 10瓶;婷婷 7瓶;斯·众人皆触独我渣· 6瓶;十五岚夜刃、乱步、wllll、24088717、猫科先生 5瓶;叶神理智粉 3瓶;由虫、水泥做的陶瓷酱、懒懒、Rain的梦、lyx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