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穿书] > 第51章 第51章不用买进来

苏沁沁并不笨,更何况已经经历过苏老爷子敷衍她的说辞,看到哥哥那个表情,她已经差不到猜到了结果。

哥哥是不是也想着怎么敷衍她了?

苏沁沁低下了头,心里很难过。

为什么大人们,都把她当小孩子,都觉得有些事情不愿意告诉她呢?

她已经大概率猜到了,肯定是薛振哥哥家里出事了。

否则,爷爷和哥哥都不会有这种为难的表情,想着怎么去掩饰,想着怎么去敷衍。

苏沁沁说:“哥哥,如果你想跟爷爷一样,怎么来瞒我,那干脆不用说了。”

苏睿一怔,看到苏沁沁伤心的表情,他知道瞒不过了。

沁沁虽然还小,但是她是个极聪明的孩子。

特别是经历过被拐卖,又经历过童家那样的区别对待之后,她内心极敏.感,有什么事情,还真的瞒不过她。

她不是那种,你随便说几个谎,就能够骗过的孩子。她的心里有一杆秤,知道什么事情别人说的是真话,什么事情别人说的是假话。

她极会观察别人的表情。

而他,不想沁沁担心,脸上的表情极矛盾,这就让沁沁一眼就看出来了。

苏睿:“沁沁……”

苏沁沁:“哥哥,我知道薛振哥哥家里肯定出事了,如果没出事,薛振哥哥哪怕没有时间过来找我,他也会找我电话的。但是他没有。”

苏睿无言以对,因为沁沁对得并没有错。

沁沁和薛振的感情,确实挺好的,他们一起在上岗村长大,在那种特殊的环境中,一起成长。相互扶持,相互治愈,这种感情,不是一般的好朋友能够比得过的。

沁沁关心薛振,这是在情理之中。

他现在也知道了,薛振的父母大概率是出事了,失踪的结果,问题非常大。

他这边能够知道薛振父母出事了,作为家属的薛振,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部队那边,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薛家,老爷子又在平江军区工作,自然是第一时间就会知道事情,那样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会瞒得过薛振。

薛振在前世就是一个极不简单的人,如今年龄虽小,但该有的判断力肯定少不了,薛老爷子肯定瞒不住他。

说不定,现在的薛振已经跟随着薛老爷子去了西南都说不定。

不给沁沁打电话,有多种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肯定也是他现在没有心情。

自己的父母都出事了,他还有心情关注其他事情吗?

自然是不可能的。

苏沁沁突然掉起了金豆子,一下子就吓坏了苏睿。

苏睿急忙过去给沁沁擦眼泪,手足无措,“沁沁,你别哭,是哥哥不好。”

苏沁沁:“哥哥是坏人。”

苏睿:“哥哥是坏人,你不要哭了,哥哥什么都答应你。”

苏沁沁:“你和爷爷一样,都是坏人,都不告诉我,还想着怎么骗我。”

苏睿:“……”

我不是,我没有,我是冤枉的。

苏沁沁:“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薛振哥哥肯定出事了,我就是想知道真相,有那么难吗?你们一个一个都想骗我。”

苏睿:“……”

真不是的,我就是怕你担心。

苏沁沁推开苏睿,“噔噔噔”地就想跑出去,再不想理他了。

苏睿慌了,整个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急忙抱住苏沁沁,“沁沁,哥哥没想骗你。”

苏沁沁拿着一双泪眼瞪他,“你明明有,你就想要瞒我,拿话搪塞我。”

苏睿真的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现在的小孩子都是这么聪明的吗?他这还没有说话呢,那边就已经猜到他要骗她了?

苏睿在心里叹了一声,看来想要瞒住沁沁,那是不可能了。

苏睿:“你先别急,听哥哥慢慢说。”

苏沁沁一双泪眼瞪着苏睿,却不说话。

苏睿也没想过再瞒着苏沁沁,沁沁的『性』格,如果他再敢瞒她,接下来的几个月,她连说话都不会跟他说话。

他的妹妹,说不定就要不理他了。

苏睿在心里权衡了一下,觉得已经瞒不住了,那就干脆说了吧。

但是怎么说,也有一个技巧,不是什么都可以说的。他得把握分寸,至少得让沁沁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苏沁沁:“那你全部告诉我,不许瞒我,也不许耍花样,否则……我真的再不理你。”

苏睿:“哥哥哪里敢啊,我的小祖宗。”

苏睿再不敢瞒她,他慢慢地说起了有关薛振父母的猜测。

“这个只是我的猜测,还没有肯定是真的,你也不许急,明白吗?”

苏沁沁用力地点头,才听苏睿接着说:“我查到一个事情,那就是薛振的父母可能上西南打仗了。打仗的事情,你也知道,那是很危险的,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会牺牲。薛振的父母都是医生,他们是在大后方的,所以危险指数并不高。除非是有敌人突袭,或是其他的什么事情发生,大概率是不会发生伤亡或是其他的事情。”

苏沁沁的心提到了一个高度,她知道哥哥既然说到了这个事情,那么肯定不是单纯的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概率不会遇到伤亡的事情,但不代表不会发生,万一薛爸薛妈就遇到了那个小概率事情呢?

那就有可能发生什么大事了。

她也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否则哥哥不会那么紧张,爷爷也不会那么严肃,甚至还想着瞒她。

苏睿在心里叹了一声,接着往下说:“我听说薛振的父母是在一个大后方的战地医院工作,今天打电话给爷爷,打听到一个消息,那里有很多医生失踪了,但爷爷并没有说是薛振的父母。”

在这里,苏睿还是不敢直接说薛振的父母失踪了,还是留了一个底,就算要说,也得先让沁沁心里有一个缓和,再接着往下说。

苏沁沁:“哥哥,所以薛爸爸和薛妈妈也失踪了对吗?”

苏睿:“爷爷也没有确定,只是说那个医生遭到了敌人的破坏,有可能薛爸和薛妈逃出来了呢?”

苏沁沁:“但还是有可能在失踪的名单中,对吗?”

苏睿怔了一下,看着沁沁那双明亮的眼睛,他不忍心骗她,最后还是点了下头。

苏沁沁喃喃自语着说:“难怪薛振哥哥最近都没有给我打电话,我还一直不知道这事,薛爸爸薛妈妈都出事了,他怎么可能还有心思想别的。”

苏沁沁心里担心极了。

薛爸爸薛妈妈对她也极好,如今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薛哥哥会有多着急?

失踪,那可不是一般的失踪,她虽然对战场的事情了解的不多,但也多少知道,在战场上失踪,那就是大事了。

她只希望,薛爸爸薛妈妈只是逃掉了,没有被人抓走,或是别的什么的,否则可就危险了。

她很担心他们。

想了一阵,苏沁沁对苏睿说:“哥哥,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肯定能够想办法找到薛爸爸薛妈妈的,对不对?”

苏睿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他也不是万能的,特别是这种在战场上的事情,他哪有能力把人解救出来?

如果薛爸爸和薛妈妈只是逃出去了,那么过不了多久,他们自己就会找回来。但如果他们是被人抓走了,那怎么解救?

那边可是在打仗,战火连天的,想救一个人没那么容易。

他只是一个小老百姓而已,再有能力,也无法从战火中把人救出来。

更不要说,他们有可能不是被俘虏,还有可能死了,那就更没有救的可能了。

苏沁沁:“哥哥,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帮薛爸爸薛妈妈的。”

苏睿很为难,这真的不是他有没有这能力的事,也不是能不能救的事情,而是他救不了。

苏睿:“沁沁,你别哭,这事我已经跟爷爷说过了,薛爸薛妈那是军医,军队比咱们更担心他们的安危,肯定一有消息,就会第一时间过去救人的。”

苏沁沁:“可万一他们要是救不了呢?”

苏睿:连他们都救不了,那我更没办法救了。

嘴上却说:“他们肯定会想办法的,你要相信他们,也要相信爷爷,还有薛爷爷。”

苏沁沁想了想,也承认哥哥说得没有错。这样大的事情,爷爷他们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肯定会想办法去营救的。再说,不还有薛爷爷吗?薛爷爷怎么可能会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救人。

她要相信国家的力量,相信薛爸爸和薛妈妈肯定会得救的。

“那哥哥,你帮我关注着点薛爸爸和薛妈妈的事情好不好?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好不好?”苏沁沁眼里全是期盼。

苏睿说不出拒绝的话,而且他也确实不想薛振真有什么。

前世薛振能够变成这样狠辣,六亲不认,或许跟他少年时代的变故有些关系吧?

他能够想象得出来,这次薛爸薛妈大概率会发生意外,回不来,至于薛爷爷,也可以想象,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对一个老人来说,这是多大的打击。

如果连薛爷爷也受不了打击,有个什么意外,薛振就真的成了孤儿了。

亲人的连番去世,对一个少年来说,打击肯定是巨大的。

这就是前世的薛振造成那样『性』格的最直接的原因吗?

苏睿还是不希望他变成跟前世一样的遭遇,薛爸薛妈能不能救回来,这是一个关键点。

苏睿在心里思考着,自己这边能不能帮上点忙?

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的妹妹。

沁沁和薛振之间的友情,如果薛爸薛妈真的发生了点什么,沁沁肯定会很伤心的。

这是苏睿不愿意看到的。

苏睿不在乎自己自己遭遇到什么,就是在乎沁沁遭遇到什么。

那是他最不能忍受的。

……

此时,薛振就在西南。

他早就已经知道了父母在西南遇到的事情,爷爷并没有瞒着他。

这事太大了,也瞒不住。

万一以后发生了点什么,再告诉他,他心里更接受不了。

薛振并不是一个接受不了坏消息的人。

他很沉着,很冷静。

薛振已经十岁了,一个十岁的孩子,可能还不成熟,还太小,但是薛振从小的经历,还有长大后的经历,让他比别的小孩更早熟。

父母早在两三年前,就去了西南。

那个时候,西南的战况并不激烈,边关虽有摩擦,但是时常的大冲突却没有。那个时候,薛爸薛妈在后方大医院是安全的。

最多也就是累点,做的事情多点,危险系数可以说几乎为零。

但就在前不久,边关的摩擦大了,最后就引发到了战争。

这一场战争,很激烈,死了很多人,死的人中有前线的战士,也有后方的后勤。

而薛爸薛妈就是这其中之一。

传到薛振的耳朵里的时候,父母已经失踪了很天了。

官方的说明是,失踪了。

但是薛振知道,这个失踪,并不是普通的失踪,说不定就是被人抓走了,或是……死了。

薛振并不希望是后者,后者那就一点希望没有了,前者还有生还的可能。

薛振在心里一直都期盼着,父母只是逃走了,或是被俘虏了。

他再没有心思上课,在薛爷爷决定去往西南的时候,薛振也等不住了,一定要求一起过去。

他想要去看看父母工作过的地方。

哪怕不能直接去到父母工作的地方,他也想离父母近点。

父母如果被捕了,他也是希望爷爷能够派人把父母找回来的。

找回来,父母还在,那比什么都好。

薛振此时窝在西南一个县里的招待所里,这是部队里的招待所,很安全。

这个县,离战场很远,十分的安全。

苏老爷子一直都在开会,并没有多少时间能够陪着薛振。

但薛振不在乎。

他知道爷爷这是在跟人商讨找人的方案。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传过来,父母是被俘虏了。

没有消息,那就是好消息。

当然也可能是坏消息,因为没有消息的最坏可能就是,父母死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消息。

这是薛振最不希望看到的,他在心里就是盼望着,父母还活着。

薛振一个人呆在招待所里,什么也玩不了,他也没心思玩。

这里,遇到的人,都是陌生的,都不熟悉,但他无所谓。

反正他也没有心情去认识新的伙伴,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愿,早点找到父母。

直到,有一个电话打进了招待所。

电话是从北京打过来的,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沁沁。

他不知道沁沁是怎么知道他这边的联系电话,怎么找到他的电话,更怎么知道他现在在西南。

但这些他已经不想去细想了,沁沁电话打过来,说明她已经知道了事情。

“沁沁……”薛振喊了一声,声音显得很低沉。

苏沁沁:“薛振哥哥,你还好吗?”

薛振:“我……很好。”

但是天知道,他心里有有多不好。

他现在心里非常的害怕,这种害怕并不是他这个年龄能够承受得住的。

但是他不敢让沁沁知道,怕沁沁担心。

沁沁比他还小,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知道了他现在心里有多慌『乱』,到时候可能会比他更慌『乱』。

他不想沁沁难过。

他现在能够做到的就是,用力地忍住,忍住声音的颤抖,用力地忍住内心的害怕,别让沁沁听出他声音的异样。

苏沁沁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但也被她用力忍住了,她说:“薛振哥哥,你不要害怕,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我……和你一起分担。”

薛振的内心里,犹如一股暖流直流他的心底。

沁沁肯定知道了。

她打这个电话过来,就是来安慰他的。

薛振的内心非常的感动。

他有很多朋友,但苏沁沁最最特殊的一个。

他们一起经历了这世界最黑暗的,不管是他的,还是她的,他们经历的那些磨难,是这个世界上最黑暗的东西。

他们相识在彼此最艰难的时候,他们相互安慰,他们的友谊是最坚固的。

没有什么东西,任何人,能够冲毁这种友谊的坚固。

他在第一时间得知父母的遭遇后,心里很无助,他不敢告诉沁沁,就是怕她担心。他一个人痛苦就够了,何必多一个人陪着他一起痛苦。

但是没有想到,就因为他的一些异样,竟然让沁沁发现了不对劲,既而查到了原因。

这种默契,是其他什么人达不到的。

他虽然不知道沁沁是如何知道的,但是沁沁不知道,苏老爷子肯定是知道的,最后沁沁也知道了并不奇怪。

至于怎么查到他现在的住处,并知道他这边的电话,那就更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