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新年晚会那天,宁馨班里的活动相对来说节目较少,却也很热闹。

没了徐安琪和郭海光两个人在,班里的氛围和谐了许多。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和腥风血雨,同学们一致为了办好晚会而努力着。

平时班级里上课的时候根本聚集不了多少个人。今天晚会的时候,大家也是能来的都来了。

就连一直请假的陈科,居然也出现在了班级晚会的现场。这让同学们都惊讶不已。

晚会开始后。

同学们都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吃东西喝饮料。聊天。甚至悄悄地三五个一起开黑。

宁馨正和于蓉蓉讨论着今天的哪个小零食更好吃,冷不防的旁边有人叫她:“洛宁馨。你有空吗?过来一下我有事儿找你。”

是陈科。

今天他穿了厚厚的外套,裹得像个大粽子一样。明明那么瘦弱的人,偏偏看上去像个球。

宁馨怀疑他肯定羽绒服里塞了好几层衣服。不然怎么这样圆滚滚的?

鉴于之前陈科主动帮助过她,宁馨爽快地答应了他的邀请:“好啊。我们出去说。”

于蓉蓉担心好朋友的安危,一把拽住宁馨手臂:“我陪你一起。”语气相当坚定。

宁馨安抚地拍拍她手背:“放心。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

于蓉蓉忧心地看着好友跟着那个脾气很怪的人一起离开。

因为宁馨不让她过去,她就想要找个帮手去看看那边到底怎么样了。偏偏何建力是班长兼主持人,顾及不到这边。于蓉蓉只能忧心忡忡着,期盼好友赶快回归。

周围的教室里,都是各个班级的同学们正在举办晚会。走到哪里,都热闹得很也吵得很。

宁馨和陈科一路走,到了空旷的天台才算是寻到了合适的位置来说话。

确认周围没有别人后。

陈科直接明了地切入主题:“最近钱福全的企业起死回生了。好像是苏长青和他签了几单生意。他用不着我爸了,最近没有找我爸……你知道吧?”

宁馨:“不知道啊。”

她听唐景川提起过有钱福全这个人。但是再具体的,他们就不知道了。

至于苏长青。

她更是很久没有和这个人再有联系。

“看来是有别人在帮忙了。”陈科点点头。他基本上早已猜到了结果,现在不过是求证而已:“钱福全这个人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是断然不会对我爸那么低声下气的。现在他却突然改了态度,对我爸爱答不理的。我爸有点起疑心。”

起疑心,那就是说明,陈新贵开始怀疑钱福全改变态度的缘由了。甚至开始怀疑钱福全是怎么搭上苏长青这一条线的。

不过宁馨是真的没有和钱福全有什么瓜葛,所以她完全不担心。

可是,得了她的肯定回答后,陈科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显得非常失望。

“我还以为我对你的消息很有用。”他说着,自嘲一笑:“结果还是没有用。”

钱福全企业的起死回生和宁馨没有关系,就说明他的提醒没起到作用。这个认知让他沮丧到了极点。

宁馨宽慰道:“谁说的?要不是你。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更不可能知道他接近我爸另有目的。你且放宽心就是。”

听了她这番话,陈科的笑容好歹是回来了一些。

算算眼下的节目即将结束,下一个节目是何建力的唱歌。宁馨有意想要回去教室给好友加油,就叫了陈科一同前往。

谁知陈科摇摇头,竟是婉拒了她的提议。又补充道:“我过来原本也是想告诉你一声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我走了。”说着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宁馨觉得陈科这个人有点意思。

不算好,不算坏。做事很随意,挺修仙的一个人。

她想了想,发消息问陈科:【要不要一起来玩霸者?】

消息很快得到了回复。

【陈科:不了。】

【宁馨:好吧我只是觉得你需要适当放松一下。】

【陈科:我也报考了这次的跨校招考。最近打算复习冲刺冲刺。】

收到这个消息后,宁馨愣了下。

她想起来,陈科好像以前的成绩很不错。以他的成绩本来可以去更好的学校。

但是他爸觉得他身体不好,非要他来了岍南艺术学院读书。

宁馨觉得努力上进是个好习惯,就发短信鼓励了陈科一番。

陈科便没再回。

宁馨倒也不在意他回不回的。陈科这个人的脾气有点点古怪,宁馨到现在都没有『摸』准他的脾『性』。

回到教室的时候,何建力的歌唱刚刚开始。

宁馨原本以为班长大人敢报名唱歌,一定是歌声了得。

结果何建力刚一开口,她就差一点享年十九岁。

“……他唱歌一向都那么豪放的吗?”宁馨目瞪口呆着,扭头去问身边的于蓉蓉。

难为的是于蓉蓉在这样鬼哭神嚎的歌声里,居然还能镇定自若地吃爆米花。

“也不是。”于蓉蓉说:“平时他认真唱慢一点的情歌的话,也还能听的。鬼知道他这次为什么选了个r&b来祸害我们。”

再加上班级里的音响质量不够好,把那歌声放大数倍后,更是骇人。

宁馨强忍着听完了一首‘灵魂歌唱’后。

何建力走下台来,笑嘻嘻凑到她身边:“怎么样?哥唱的还行不?”

宁馨没吭声,只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何建力笑得不能自已。

“唉我和你说。”他笑完后,压低声音,一本正经告诉宁馨:“你到时候在学校表演的时候,小心着点。”

“怎么?”

“好像是有人说你那个表演,是独奏,太单调了。打算要好几个人给你伴奏。校方可能要把你的曲子改变一下,方便和其他乐器的声音合起来。”

不论是哪个表演者,都不喜欢自己的曲目被一改再改。

宁馨心里不痛快,低声和好友说:“怎么出尔反尔的。”

“徐安琪进了局子,一时半会儿的出不来。”何建力小小声:“她仰慕者众多。除了郭海光外,还有好多人。副校长的儿子也是其中一个。”

副校长的儿子,宁馨是知道的。

学校文娱部部长是也。

如果他是徐安琪的铁杆粉丝……那么宁馨就一点也不奇怪自己的表演曲目走上了奇怪的方向。

她正暗自沉『吟』着思考对策。

一旁的于蓉蓉突然一个巴掌拍了过来,啪的一下落在了何建力手臂上。

“你怎么不早说!”于蓉蓉愤慨地道:“早点说的话,小馨也能有个准备啊!”

她指的是文娱部长是徐安琪粉丝这件事。

何建力苦笑:“我也才知道不久。文娱部部长一直都挺好的,对人也和善。谁知道他暗恋徐安琪啊。”

不过,这样一来,很多事情更能讲得通了。

比如徐安琪之前能够拿到班级第一,顺利进入学校表演这件事。

原本徐安琪的表演并不算是最出彩的,最后胜出的却是她。当时有不少人不服气。

但,郭海光坚持着徐安琪的就是最好。其他人就算心里头不舒服,也不敢当众反驳。

这两个人基本上已经成了本班二霸了。

现在二霸已经不在班级里,又突然多了个文娱部长从中作梗。

于蓉蓉担忧地看着宁馨。

明天就是学校新年晚会的正式表演。

宁馨又没有在班级晚会上表演过,比别人的节目少了一次当众锻炼的机会。她不求别的,只希望明天宁馨的事情能够顺顺利利的。

宁馨倒是不太在意文娱部长那一茬。

她唱歌舞蹈弹琴的功底都很深。如果对方阻挠她的表演,临时更改她的表演,她都能应付过来。

化险为夷顺利过关什么的,对她来说简直不算事儿。

再说了。

如果对方真的做得过分,她大不了不表演了。

不过是个校级的小小舞台而已,她还真不放在眼里。为班级为学校争光,她乐意去做。但是,有人非要找麻烦,她也没道理非要被人欺负着。还不如甩手不干。

看过班级的晚会后,一路心情都倍儿爽。宁馨脚步轻盈地回了家。

刚到家里,她就发现了气氛不太对。

屋门口有唐景川今天上班穿出去的鞋子。现在它们在鞋柜上整整齐齐放着,很显然是他已经回来了。

既然如此。

人呢?

宁馨在屋子里走了几个来回,最终在书房的一角看到了正伏案读书的唐景川。

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屋里亮着灯。

暖『色』的灯光照在他的周身,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温暖柔和了许多。

宁馨不想打扰到他,放轻脚步打算悄悄离开。

可是没走几步就被书桌旁的男人给叫住了:“回来了?过来一下。”

他的书房,宁馨轻易不进去。

两人之间得适当地留给对方足够的私人空间。譬如卧室,譬如书房。都是很个人的空间。

不过现在唐景川主动叫她了,她就也没必要避讳什么。

宁馨坦然地走进了唐景川的书房,有些好奇地环顾了下四周,笑问他:“有事吗?”

“你来看看这个。”唐景川说着,把一个视频发给宁馨:“看一下这个别墅怎么样?”

视频里拍摄的是一个占地极广的别墅,自带大花园、人工湖和游泳池。风景相当优美。

屋内设计整体偏欧风,很奢华。也很漂亮。

宁馨赞了一句:“美。”

唐景川笑问道:“那你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有吧。”宁馨暂定视频,指了几个地方:“上面的水晶灯款式不太搭调,还有这里。”

她指着吧台的方向:“我觉得酒柜可以换一个反向,比如在转角这个地方。”

宁馨把视频里她觉得不够好的点一一指了出来。

唐景川暗自记着。

过了许久后,两人把屋子里各个地方好和不好的点都谈完了。

宁馨看看也没什么需要补充的,就打算出了屋子让唐景川继续看书。

见她神『色』间非常轻松没有半点的不自在,唐景川松了口气。

“多谢你愿意和我一起‘幻想’一下,如果住在别墅里是想要什么样的屋子。”他笑道:“我真怕你会觉得我这微薄的薪水买不起这样的豪宅,所以不肯和我一起讨论这个问题。”

之前他是真的挺担心这一点的。所以在和她商量之前,都怀着一颗忐忑的心。

结果,很好。

她非常配合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让他可以参考一下,这个别墅以后照着什么样的风格来改善更好。也免得出来成品后,不是她最喜欢的样子。

他的房子多到自己都要不记得到底有哪些地方了。

对这一处他尤其用心。

毕竟是两个人结婚后要住的,她的喜好最重要,必须让她满意才行。

唐景川正暗自庆幸着得到了宝贵的宁馨的意见。

这时候他就听宁馨突然冒出来一句:“也不一定就完全买不起啊。”

唐景川难得地愣住了。

他有些担心自己哪里漏了陷,试探着和宁馨说:“这处别墅价格八位数。以我的薪水,恐怕一辈子都买不起。”

“我知道啊!”宁馨啃着苹果,笑嘻嘻地说:“又没说一定要你买。”

唐景川有些搞不懂了,奇道:“那你说让谁卖吧。”

“我啊!”宁馨说。

“……你?”

“对。我。”宁馨把口中的苹果咽下去,抬起空着的左手拍了拍唐景川的肩,“虽然你只是个工薪阶层,努力个百八十年的还不一定买得起这处豪宅。但是不怕。我有钱啊!”

宁馨仔细看了看那个别墅的规划,满意地点点头,认真抬眸,凝视唐景川:“你放心。我会努力赚钱的。到时候一定可以和你住进大别墅里去。”

虽说父母亲已经身价暴涨,连带着她也算得上是富豪家的小姐了。

但是宁馨一贯的原则就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想用钱?自己赚啊。反正她本事多多,运气棒棒。总不会缺钱花的。

对于豪宅一事,宁馨的想法很简单。

她拉着唐景川下水以闪电速度结了婚,就总得给他点保障吧?

好的物质基础是美好婚姻的基础。就算俩人是契约婚礼,也能一起朋友般地过得潇洒自在。

他工薪买不起?

没事没事,她有钱啊。等她赚足了钱,就能带着帅帅帅的老公住进别墅每天吃大餐,无聊的时候还能去周游世界。

宁馨把算盘打得贼响,畅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哼着小曲儿跑到了厨房再拿苹果去了。

留下唐景川一个人怔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想着宁馨刚才那一轮番的豪言壮语,唐·真·有钱·首富·景川忍不住『摸』着胸口扪心自问。

他这算是。

被自家小妻子包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