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小说网 > 游戏小说 > 第七十七个人质 > 第三百章 梅菲斯特.费雷斯

杨建新马上将从老王家中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夏尧,“夏哥,你猜王飞龙住哪里?”他站在门口,往后望着,父子关系在邻居的嘴里也不太好,“王飞龙住在他爸对面。”“噢,这样啊!”夏尧看着正在自己对面低头沉默的王飞龙,他的头发是锡纸烫,可能是发型店的问题,王飞龙的头发倒是塌了下去,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颓废。

“好,你慢慢勘察,我先把人问了来。”夏尧笑着对杨建新说,挂断电话之后,“这人真奇怪,还这么开心了起来!”杨建新嘟嘟囔囔,管理员将门打开,“住在这里的王飞龙受到了好多邻居的投诉,说他晚上总是吵闹,弄得隔壁邻居和楼下的邻居根本睡不好。”管理员也跟杨建新抱怨着。

“那他怎么说。”杨建新让警官将现场封好,管理员站在外面,“怎么说,张扬跋扈,越发闹得凶!”

“这样啊…”杨建新从玄幻查起,户型和老王家是一模一样的,他跟痕检科的人员一同进入,在老王的卧室里发现了血迹反应,杨建新直冲冲地来到了王飞龙的卧室,推开门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就愣住了,“你们…你们过来…一下…”杨建新说话开始结巴。

小华拿着痕检箱,“杨哥,我来了。”“妈呀!”小华被吓了一大跳,“怎么会这么多血…”卧室的面积并不大,可是血占到了三块一平米的地板砖那么大,“你们好好调查,看看房间里有没有尸体!”

一听到杨建新这样说,大家的瞌睡立刻就醒了,振作精神,瞪大双眼。

杨建新看着小华走进去开始进行证据调查,他靠着墙壁,“三处都有血迹,可是人只有两个,这是什么意思?”

小华搜索着衣柜还有床底,能够藏尸体的可能的地方都看了一遍,没有任何尸体的痕迹。

“杨哥,我回去把这两份血迹化验一下,和老王的比对一下。”小华跨过了警戒线,杨建新点头。

听闻了血迹的管理员也是吓到了,赶紧到处“宣扬”,没一会儿门口就堆满了人,各自说着他们知道的事情。

“哎哎哎!大家安静一下!大家想要提供线索的心我们能够理解,但是最好一个一个地说啊。”杨建新拍手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瞬间有了秩序,一人说着,另外的人补充,从邻居们的话也让王飞龙这个人的形象丰满了起来,嚣张跋扈,欺负弱小,爱钱如命…

而在房内的警察们也是一无所获,“杨哥。”摇摇头,杨建新笑着,“没事没事。”

“谢谢大家了!”杨建新同邻居们道谢,和警察们打道回府。

在车上,杨建新再次给夏尧打电话,“夏哥,小华回去了没有?”他下楼的时候一直给小华打电话,一直是无法接听状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信号的缘故。

“我去看看。”夏尧把王飞龙交给了林晓东,出了审讯室,走了几步路来到了痕检科。“伊宁,你们小华老师回来没有?”望了一会儿,没见着人影。

“还没有啊,不是跟着杨哥出警去了吗?”伊宁戴着塑料手套,拿着试管疑惑地看着夏尧,“是怎么了吗?”

“噢,没事没事,问问而已。”夏尧笑着走开了,“小华什么时候离开的?”正经地问着。

“离开有十几分钟了。”杨建新有些害怕了,“我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了。”

“他手里有什么?”夏尧皱眉,按照杨建新之前的说法,小华的手中已经有一份不知道是谁的血液。

“两份血液。”杨建新回答着,“难道是因为这个?”

“现在还不知道情况,你们在王飞龙和老王的家里都发现了血迹吗?”夏尧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有种一步步陷入深渊的感觉,又像是身处在沼泽之中,泥土将他们每个人的脚都狠狠地用力地缠住了,一点点地吞噬他们。

“是的,老王家卧室里的血迹是擦干净了,但是王飞龙的卧室的血迹明明白白的。”

“行,你再试着给他打电话,我马上让交通部门查一查。”夏尧急忙挂断了电话,小跑到还没有离开的交通部门的协警面前说明了情况。“好的,我明白了。”协警立马和管理人联系,得到允许后马上连接王飞龙所在小区区域的所有的监控探头。

杨建新也不停歇地给小华打电话,打了不下三十个,最后直接打到对面电话关机了。

抵达警局之后,杨建新可以说是连滚带爬,如果小华真有个三长两短,那他只有以死谢罪了。

“夏哥!夏哥!”杨建新四处寻觅夏尧的踪影,现在他看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像是小华。

夏尧还在认真地看着监控视频,完全没有听清楚他的喊声。“夏哥,杨哥在找你。”协警打开门,杨建新就站在他的身后,泪眼婆娑,“你这是怎么了?”夏尧心里一咯噔。

“小华…小华…”杨建新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彩信,里面有一段视频,夏尧拿着手机,心跳很快。

视频里的画面很黑,一张红色炸眼睛的凳子,上面有一个男人,头低着,四肢用银白色的绳子绑在凳子上,后面有一大张透明的塑料袋,在薄膜后面,有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十秒钟,只有十秒钟。

“这个面具我见过。”对于夏尧来说,真的很熟悉,近到深山别墅,远到之前的警局炸弹案件礼盒中的照片,里面也有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具的照片,还有就是…m大的黄校长交给老婆陆晓的牛皮纸袋里也有这个面具的照片。

迷雾似乎因为阳光的初现而开始畏惧,它们开始各种逃窜,不厌其烦地对着掉队的人解释着现在的情况,不宜久留之处必定存在危险。

“夏哥!”杨建新等待着指令,“这肯定是小华啊!这就是他手机发给我的!”杨建新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东跳西跳。

“不一定,如果真的是他,你觉得绑架了小华,他不会傲慢,不会拽起他的头发朝着镜头炫耀吗?”

“夏哥,你怎么知道!”杨建新还是疑惑。“这个面具是西方神话地狱七大魔王之一:梅菲斯特.费雷斯,他就是骄傲的化身。”

杨建新是长知识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十秒的视频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我刚刚已经找到了小华的车,他的确是往警局里开的。”夏尧指着监控视频,“还有最后一段路没有看。”

“那我要不要先吊着这个梅什么?”杨建新现在脑子算是清醒了一些,坐在夏尧的身边,开始像演戏一般说着完全违背自己性格的话,“小华!小华!你在哪里!你是谁!到底是谁!”

夏尧撇了一眼,“内心戏还挺足的。”笑了笑继续看着自己的监控。

在距离警局的一千米的地方,小华的车忽然停了下来,他下车去看情况,夏尧将屏幕放大,是一只野猫。

小华将野猫抱在了旁边的人行道上,监控已经进入了盲区,只不过夏尧不停地快进就再也没有看到小华的身影了。

“这里!他在这里消失的!”夏尧暂停了画面,杨建新凑过来看,“没有看见人嘛?”

“没有,进入到了监控盲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人被带走了。”夏尧看到了一双手拉扯的过程。

“车呢车呢!”杨建新恍然大悟,“对啊,我也是原路返回的,车没有在路上。”

于是他们又调快了监控视频,果然,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大摇大摆朝着监控探头再次比耶。“有点讨揍啊!”杨建新恨得牙痒痒。

“没事没事,我们先去现场,小华应该留了东西的。”夏尧马上外套和杨建新一起出发。

在不远处的清洁工还没有扫到这里,地面上有些烟头,在灯下看得清清楚楚,灯柱子的正对面除了是马路之外还有两家便利店,门口都有监控,“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小华的身影?”夏尧指着两家的监控。

“应该有吧。”杨建新也不确定,此时手机响起来了,是彩信。

还是一段视频,十秒钟。

两人站在灯下,点开一看,画面从黑到白,直接是停在了那个被绑住的男人的脸上,是小华,确认无误,“将这段视频发给白晨,让他进行信号追踪!”夏尧一声令下,杨建新立马转发。

短短的十秒钟,小华的眼睛里猩红无比,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还能听到变音以后的大笑声,是面具男的声音。

杨建新将视频发给了白晨,现在背后还在发凉,因为他的笑声太瘆人了。

审讯室里被戴着手铐的王飞龙始终不开口,算不上证据确凿,但是他肯定脱不了干系,只不过夏尧迟迟未归,尸检报告也出奇地慢了很多,林晓东察觉到了怪异。

凌晨十二点

在一天开始和一天结束的地方,总是有种阴阳之门打开的感觉,小华滴水未进,有些乏力,他被电击棒电晕了,刚刚的确被摄像了,被束缚着,耳边是键盘的敲击声。

“你是谁…”他口干舌燥,喉咙火辣辣的。“面具男啊,看不出来?”非常机械的声音,他靠近小华,“不认识我?我可是梅菲斯特.费雷斯!”说完以后哈哈大笑。

小华自然知道这号人物,他摇摆的样子,非常傲慢,有种天下无人可将他捉拿归案的感觉。

“我要喝水。”小华也不客气,面具男也不折腾,给了他一瓶水,打开盖子,捏住下巴,开始灌。

那种窒息溺水的感觉,从鼻孔里钻出来的水,从喉咙里涌上来的水,像是带着他的五脏六腑一起出来了一般,难受。

咳嗽声和笑声,合成了一首曼妙的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