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729 不曾为爱鼓过掌,想弯道超车的江小四(2更)

出发去平江参加订婚宴的那日,已是三月天,京城刚停止供暖,温度却不高,春风吹来,还便是凉意。</p>

江承嗣本就是个精神小伙,加上最近一猛子扎进爱情的小河里,穿得潇潇洒洒,戴着墨镜,拎着个小登机箱,不羁又利落。</p>

结果到了老宅,就被分配了任务。</p>

老太太把一堆东西放到他面前,“这是慕棠的尿不湿,你一定要背好了。”</p>

“这里的奶瓶,你提的时候,要注意点,还有他喜欢的玩具。”</p>

“对了,这边还有给你唐爷爷他们带的礼物,你也拎上,小心轻放,菀菀要照顾孩子,小五要照顾她,行李就都交给你了。”</p>

江承嗣一脸懵,他只是去参加个订婚宴而已。</p>

江锦上这丫的,明明有江就、江措使唤,不带上这两个人帮忙,使唤他干嘛?</p>

老太太瞧他发呆,还拿着拐杖,戳了戳他的腿,“愣着干嘛,赶紧行动起来啊。”</p>

……</p>

江承嗣穿得潇洒炫酷,结果却沦为苦力。</p>

江小歪是第一次坐飞机,唐菀还特意咨询了周仲清,几月大的宝宝坐飞机要注意点什么,她心底还担心,孩子会不会有什么不舒服,结果江小歪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挺兴奋的。</p>

“咯咯——”他小脸贴在舷窗上,不肯睡觉。</p>

这可愁死唐菀了,她昨晚为了照顾他,就没怎么休息,此时已经有些犯困了。</p>

“困了?孩子我来抱吧,你休息一下。”江锦上从她手中接过孩子。</p>

“你不累吗?”为了能在平江多待两天,江锦上把近期工作都提前完成了,他本就是刚接触做生意,不若江宴廷那般老成干练,昨晚也是凌晨三点才回房。</p>

“有点累,不过还行。”</p>

“那还是我来哄孩子吧。”</p>

“要不四哥带着他吧。”</p>

江承嗣原本坐在两人的后排,鸭舌帽卡着半边脸,戴着墨镜,戴着耳机,就是个酷guy。</p>

猝不及防的……</p>

孩子就被丢了过来。</p>

“干……干嘛?”江承嗣傻眼了。</p>

“帮忙照顾他,我和菀菀休息一下。”江锦上说得理所当然。</p>

“不是,我……怎么……”江承嗣看着怀中的孩子,一脸懵逼。</p>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p>

背尿不湿,拿奶瓶也就罢了,怎么还把孩子丢给他了,真把他当保姆啊。</p>

“他喜欢看窗外,你就让他能看到窗外就行,他会很乖的。”江锦上直言。</p>

江承嗣平时也会抱江小歪,或者哄哄他,那都是身边有其他人的情况下,独自照顾他,他还没经历过。</p>

最主要的是,这小子冲着窗外,挥舞着小手,还咿咿呀呀不知念叨着什么,似乎还希望江承嗣跟他配合。</p>

“嘘——小点声。”小孩子控制不住音量,江承嗣担心他吵到其他人。</p>

江小歪则眼睛亮晶晶得,似乎是想要他跟自己互动。</p>

“好了,我看到了,特别好看……”</p>

江承嗣听不懂他说得哪门子话,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配合他。</p>

说真的……</p>

他觉得自己特像个傻子。</p>

……</p>

好不容易熬到下飞机,他还要继续当苦力,帮他们提行李,他完全不懂,自己到底是来干嘛的?</p>

他原本还想着,等到了唐家,苦日子就熬出头了,唐家怎么说都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吧,结果唐老爷子与他打了个招呼后,全副身心就放在了江小歪身上,压根没空搭理他。</p>

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让他自便。</p>

江承嗣越发觉得,自己就是个工具人。</p>

唐老抱着江小歪,就出去串门了,恨不能让所有街坊老友都看看,自己的小曾外孙长得多可爱。</p>

唐菀则亲自下厨,给爷爷父亲做顿饭,江锦上帮忙打下手,江承嗣则站在廊下,与司清筱视频。</p>

“平江那边天气看着很好。”</p>

“温度很舒服,让你跟我一起来,你又不肯。”江承嗣不是没邀请她。</p>

“很快我妈要过生日了,想帮她做件衣服,实在走不开。”</p>

江承嗣有些无奈,觉得自己太苦了,刚想和她卖惨求安慰,也没在意,就用手指开始撩拨关在笼子里的画眉。</p>

画眉似乎早就不认识他了,对他本就有很大的敌意。</p>

结果……</p>

这厮居然还在挑衅撩拨它?</p>

这怎么能忍!</p>

它铆足了劲儿,飞扑过去,冲着他的手指就啄了口。</p>

司清筱只听到那边传来倒吸凉气的闷哼声,视频就被挂断了。</p>

几分钟后,江承嗣给她发了一张照片。</p>

手背被画眉啄得肿了一片,惹得她忍俊不禁。</p>

江承嗣本来就很郁闷了,结果江锦上去帮他取化瘀消肿的药膏时,还非得说一句:</p>

“三岁小孩都知道,不要把手往鸟嘴儿面前伸,你都三十了,你怎么还能被鸟给啄了。”</p>

江承嗣咬牙没作声,他现在只想宰了画眉炖汤。</p>

他被这笨鸟给啄了一口,听着它喳喳啁啁叫唤已经很烦,结果唐老抱着江小歪回来了。</p>

小歪脖子树这一趟可不是白出去的,拿了不少好吃好玩的回来,原本注意力在新玩具上,结果被画眉给吸引了。</p>

紧接着,就出现将江承嗣脑袋都炸掉的一幕。</p>

画眉扯着脖子:“咕咕——”</p>

江小歪则歪着脑袋:“啊啊——”</p>

画眉挥舞翅膀:“呜呜呜——”</p>

江小歪则舞着胳膊:“呀呀呀——”</p>

……</p>

你来我往,热闹非凡。</p>

江承嗣是搞不懂,这一人一鸟,到底在叫唤什么。</p>

唐老瞧着,还觉得有趣,瞧着江锦上和唐菀在忙,招呼江承嗣把孩子抱着,自己则拿着手机,要将这一幕拍摄下来。</p>

江承嗣莫名其妙的,又沦为抱孩子的工具人,左耳是鸟叫,右耳是孩子叫,他觉得自己快神经衰弱了。</p>

就连吃了午饭回房休息,都觉得耳朵里嗡嗡地,还充斥着江小歪与画眉的声音。</p>

**</p>

下午的时候,江锦上跟着唐云先去了趟公司,他从未插手过唐家的任何生意,也不会刻意打听唐云先最近在作什么,公司每年营收多少。</p>

是唐云先主动提出要带他出去见识一下,大抵就是给他介绍一些自己的生意伙伴,教他商场上的东西。</p>

作为岳父,在这方面,他算是毫无保留的。</p>

这两人晚上不回来吃饭,江承嗣陪着唐老养生泡脚,喝完枸杞茶,就回了屋。</p>

正闲着,收到了祁则衍的信息,约他出来喝一杯。</p>

祁则衍前两日就到了平江,虽说订婚宴按理该有阮家安排,祁则衍也不可能不管不顾,帮忙张罗着,也是才得了闲。</p>

平江比较出名的就是蜉蝣酒吧,两人便约着在那里见面。</p>

江承嗣是坐飞机来的,没有车,唐家的车也不在,没办法……</p>

当祁则衍在酒吧门口等候的时候,就瞧见某个二货,骑着个十几年前的女士踏板车突突过来了。</p>

他当时就惊呆了。</p>

就算不是什么重机摩托,你换个电瓶车也行啊,这女士踏板车是什么鬼?</p>

“你从哪里搞了这么个玩意儿?”</p>

我约你来这么炫酷的酒吧,你就骑着小踏板?</p>

“行了,赶紧进去吧,我还得骑车回去,我就点个果汁什么的,而且我跟我媳妇儿报备过来,不喝酒。”江承嗣揽着祁则衍的肩往里走。</p>

“你不喝酒,跟我来酒吧干嘛?”</p>

“消遣啊,顺便看一下,平江本地最出名的酒吧,到底有什么特色,考察一下,如果有特别好的地方,回头我的那些酒吧也可以借鉴。”</p>

“你丫就是来考察的吧。”祁则衍无语。</p>

“我是来陪你,你这都要订婚了,还有空出来喝酒?”</p>

“刚忙完,明天我爸妈他们出来,我出来放松下。”</p>

“你喝多了,怎么回去?不是住在阮家?”</p>

“阮家有外地亲戚过来,借住在她家,我现在住酒店。”若是住在阮家,借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来酒吧,还是得给岳父岳母留个好印象的。</p>

“嗳,你跟小阮到底有没有……”江承嗣一直冲他挤眉弄眼。</p>

“你丫还敢提,情人节那次,我差点就……都被你搅和了。”祁则衍想起这事儿就觉得憋闷。</p>

“这都过去多久了,这么长时间,你们就没什么进展?就没有为爱鼓过掌?”</p>

“你当我是什么人,我喜欢她,又不是奔着那种事去的。”</p>

“那就是还没有喽,那你们两个人整天都在一起干什么?聊天,谈心,进行精神层面的交流?”</p>

江承嗣比谁都清楚,这两人一周要腻在一起多久,毕竟阮梦西在他手下工作,而某人只要有空,风雨无阻来接她上下班。</p>

“关你什么事,打听这么多干嘛,上次就问我,我和西西私下都干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窥视欲啊。”</p>

两人交往到一定阶段,祁则衍不是没想过某些事,只是这得顺其自然,越是心急,反而弄得两人都尴尬。</p>

江承嗣倒是一笑,“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纯情,看不出来啊。”</p>

“谁像你,一天天就想着如何飙车。”</p>

江承嗣只是一笑,端起服务生送来的果汁,喝了几口,开始打量酒吧的陈设装潢。</p>

而祁则衍原本约他出来,只是小酌两杯,放放松,结果他聊起这件事,就勾得他心里痒痒了。</p>

他和阮梦西私下,不是没有擦枪走火的情况,却总是状况百出。</p>

不是他有工作电话;就是阮大强打电话查岗;甚至有一次,似乎就差最后一步了,阮梦西说家里没有套套,不方便……</p>

等他匆匆去了超市,买了东西回来时,阮梦西已经洗了澡,说自己有点饿,开始做饭了。</p>

反正他们交往到现在,似乎就没怎么顺利过。</p>

阮梦西属于易胖体质,为了订婚时能穿上好看的衣服,最近在练瑜伽塑形,祁则衍原本只是在边上看着。</p>

她身材很好,穿着贴身的瑜伽服,做一些动作时,颇具美感,看得他喉尖发痒。</p>

阮梦西怕他在边上看着无聊,便说要拉着他一起做。</p>

“我一个大男人,练什么瑜伽啊。”祁则衍自然是拒绝的。</p>

“我看网上有很多双人瑜伽,就是情侣可以做的那种,我想跟你试试。”阮梦西说着,还给他放了一些视频。</p>

既然媳妇儿想要,祁则衍就只能试一试。</p>

瑜伽需要身体柔软性好一些,祁则衍年纪不算大,可是这筋骨算是比较僵的,只是试着跟阮梦西做了一点基础动作,回去时,就觉得双腿隐隐作痛。</p>

小朱接了电话,到公寓接祁则衍回家。</p>

就看到祁则衍扶着腰,苦着脸,一脸疲态,而阮梦西则精神抖擞,他在两个人身上反复打量。</p>

他俩是怎么回事?</p>

按理说,不应该是小阮下不来床,或者扶着腰才对,怎么这两个人调过来了?</p>

小阮难不成把他们老板给榨干成这样了?</p>

反正什么双人瑜伽,最后也没学成,祁则衍的腿倒是疼了好几天。</p>

他现在想想,都觉得挺逗趣,人家情侣谈恋爱,总是甜甜蜜蜜的,怎么到了他这里,就诸事不顺啊。</p>

……</p>

江承嗣打量完酒吧,坐到祁则衍身边,“祁祁,如果按照你和小阮这个进度,我觉得我结婚生孩子的进度,可能会比你快。”</p>

“你也知道奶奶有多急,如果知道我谈了个对象,什么订婚结婚,估计通通都不管,就能直接把我踢出门。”</p>

“我如果弯道超车,也不是不可能啊……”</p>

江承嗣这话说得不是没根据的,江家老太太有多着急把他踹出去,祁则衍比谁都清楚。</p>

所以听了这话,他的脸更黑了。</p>

弯道超车,信不信我撞翻你的车!</p>

</p>

------题外话------</p>

祁祁:弯道超车?(╯‵□′)╯︵┻━┻</p>

江小四:你速度太慢了,真是愁人。</p>

祁祁:骑着你的踏板车,给我滚——</p>

江小四:你信不信,我突突个小踏板车,也能超过你的车?</p>

祁祁:……